蔡智勇:即起生效
产业估值添2新标准

蔡智勇(左)与费占推介第五版的《马来西亚估值标准》,内容增加了两项新的估值标准。

蔡智勇(左)与费占推介第五版的《马来西亚估值标准》,内容增加了两项新的估值标准。

(吉隆坡8日讯)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今日推出第五版的《马来西亚估值标准》,新增两项新标准,分别是生物资产估值标准以及以产业为主的投资组合批量估值标准,并将于今日(8日)起生效。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蔡智勇及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主席费占为新版的《马来西亚估值标准》主持推介礼。

这两项新标准都是属于新的服务,当中以产业为主的投资组合批量估值服务,在过去是不获该局允许的。

这项标准是让估值师以批量的方式来以产业为主的投资组合,可运用在银行要出售不良债权(NPL)、检讨提供的房屋贷款,或是兴建大道需要征地的时候。

马来西亚私人领域估值师、产业经理、产业代理和产业顾问协会(PEPS)主席拿督西德指出,银行发放的房屋贷款不胜枚举,然而房屋贷款的供期是长时间的,或许是25年或是30年。

确保贷款良好担保
银行需定期检讨

蔡智勇说,这期间房地产市场是浮动的,因此银行为了确保发放的贷款是有良好的抵押担保,需要定时检讨,特别是在经济放缓的时期。

“例如,银行在数年前根据当时的房价,发放50万令吉的贷款给价值60万令吉的房屋,但今日该房价可能下跌至30万令吉,换言之该贷款是无法通过抵押获得良好的担保,银行就需要定期检讨。”

生物资产估值新领域

他说,由于银行发放的房屋贷款太多,因此无法逐一的去进行估值,所以需要估价师批量估值。

他也向《南洋商报》指出,批量估值也能用在预算方面,例如承包商在兴建大道时,需要征用周围的土地,他们可以通过批量估值,来计算出他们征地所需要的预算。

至于生物资产是指种植作物如橡胶或油棕。生物资产估值简单来说就是将土地和种植物分开,仅针对种植物来估价。

西德说,生物资产估值标准的设定是为了符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FRS)的需求。

“在我国是属于比较新的领域,因为目前的估值并不是仅针对种植物,而是该片土地的潜能价值,例如一片位于蒲种的油棕园,其土地的价值就盖过了种植物的价值,所以在有了这项标准后,就能解决有关问题。”

根据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网站,估值师是需要通过该局的专业能力测试,并向该局注册。只有注册的估值师可称自己为“土地经济学者”、“产业顾问”或是“产业经理”,可以提供估值、产业管理或是咨询的服务。

勿聘非法产业代理

蔡智勇指出,合法的产业代理和产业经纪都配有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所派发的证件,因此呼吁民众要懂得辨识,勿聘用非法产业代理。

他提醒,若民众遭非法产业代理欺诈,该局也无权对他们采取行动。

他劝请民众,不要为了节省费用而聘用非法产业代理,因为若发生欺诈或其他争议,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并无权采取行动,对付非法产业代理,仅能协助报警,交由警方处理。

至于民众若不满合法产业代理或经纪提供的服务,可向该局投诉,该局将会调查后采取行动。该局目前平均每两周接获30至40宗投诉,包括有关估值、产业代理和管制要求。

“例如有民众投诉,产业买卖交易取消后无法向代理机构取回订金;或是代理或经纪提供错误资讯,把有期地契的屋子说成是永久地契的。

“欣慰的是,大部分的投诉都解决。”

蔡智勇认为,向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投诉可作为民众在寻求法律途径前的解决管道,因一旦进入司法程序,该局就无法插手。

无论如何,他认为,每两周接获30至40宗的投诉案件并不多,因我国有2000名合法的产业代理以及1万6000名注册的产业经纪。

他今日是为大马估值师、估价师及产业代理局的新办公室主持开幕,以及为第五版的《大马估值标准》主持推介礼后,在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活动上也颁发了获得国际企业价值评估分析师协会(IACVA)认证的国际认证评价专家(ICVS)证书给企业估值师(Business Valuer)。

我国共有16名来自产业服务及估价局(JPPH)和23名来自私人领域的估值师取得这项认证。

蔡智勇说,我国需要许多企业估值师,因需要符合会计标准,包括管制需求、上市需求或是在申请贷款都需要估值师,以对企业的资产和价值进行评估。

美国升息举棋不定
拖累多国货币贬值

蔡智勇指出,美国至今还未确定是否要升息成为多个新兴国家货币贬值的原因之一,在刚结束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中,也不少国家要求美国对升息表明的立场。

投机分子受益

他说,除了令吉之外,其他新兴国家如巴西和土耳其的货币都受到美国升息影响,因此有不少国家在参与20国集团峰会时,都要求美国表明立场,究竟何时要升息,因为市场的不稳定仅让投机分子受益。

“我们希望一旦美国确定升息,将会稳定令吉和其他货币的兑换。”

他也指出,马币贬值的其他因素包括了国际油价和原产品价格下滑,同时作为我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中国也同样面对压力,进而影响了令吉兑换率。

印尼资金外流

蔡智勇认为,若仅有马币贬值,才是响起警钟,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邻国印尼面对更严重的资金外流。

“当然其他人还是会问,为何大马的情况这么糟糕?这是基于因素促使这情况发生,主要是因为贸易顺差和盈余所带来的冲击。”

他也指出,马币贬值对我国房地产的影响是好坏参半,发展商会面对原料进口成本上涨,而且也影响消费者情绪,导致二手房产市场放缓,不过对于外国投资者,现在会是他们购屋的好时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