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筹码

大马福州社团联合总会总会长陈际来表示,政治人物说话必须要有凭有据及言之有物,如果动辄胡言乱语、强词夺理便会贻笑大方,严重影响国家声誉。

政客批评华人只顾赚钱不忠于国家、是好赌的族群、不满政府便滚回中国;甚至于把物价上涨归咎于华人商家、净选盟大集会是华人反政府的行动等等指责,只会让人听了反感,对促进种族和谐及团结又毫无助益,反而令人质疑政客的素质与修养。

语言挑衅伤害他人

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领袖说话必须要中肯,毫无根据的言论如消费税不会加重人民负担、敦马批评一马公司是导致马币贬值、多元源流学校是阻碍团结的绊脚石,或缺德的老师叫学生去喝尿等等事件,对国家整体的发展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政治人物有意用语言伤害或挑衅他族,是心存歪念所致,属于以煽动族群当作政治筹码,罔顾他族感受的无良政客。 “打造刘蝶广场2,只允许马来人营运。”类似这样的政治语言,何曾断绝过?政府决心塑造的种族和谐社会是这样的吗?

近日来,“9·16马来人尊严大集会”号召马来族群到吉隆坡武吉免登或刘蝶广场,以及茨厂街一带展开大集会活动。原则上尊重集会自由权力,但是如果为了挽回尊严,为何主办单位却一直藏匿和龟缩不敢露面?

由红衫军号召的马来人尊严集会,为何印上暴力设计划面的宣传海报及威胁性的文字?不论名称、口号及设计等都极具种族色彩,与IS分子制造恐慌事件如出一辙。

大马的民主政治,沦落到每次都以威胁行为作政治筹码,确实可怜。警察总长这回慢动作和轻声细语对应,与他对付净选盟4.0和平集会的强烈措词,判若两人。不过红衫军集会号召人已呛声,不理禁令。可见得警方的声誉、威望早已荡然无存。

转移视线故意忽略

副首相阿末扎希则表示,凡参加净选盟4.0集会者,八至九成都是反政府人士,而踩踏首相纳吉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肖像,令两党领袖受到污辱者会受到严惩。那在红衫军的踩踏行为是否也会采用同一标准行动对付?

踩踏他人肖像是不智行为,理当惩戒,同时应该规定踩踏他人肖像者形同犯罪一样受罚。但不能因为踩踏领袖肖像才成为处罚的对象,更不能只用来对付政敌或异议者,否则便有包庇嫌疑。

把净选盟4.0集会视为反政府行为,及推诿是行动党暗中操纵的阴谋,这是有意转移视线的作法,该大会提出的五大诉求呢?政府完全不提,甚至故意忽略。红衫军支持政府,并无提出明确诉求,却一味诉诸于暴力,又正当吗?

狐假虎威愚弄百姓

政府不该存有鸵鸟心态,以为把垃圾扫在地毯下便可以看不到肮脏,自我安慰;另一方面则狐假虎威,愚弄百姓,掩饰自己执政的无能。

纵然每年总审查司的报告指出政府部门的各项舞弊,政府依然处变不惊,政府各单位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反贪会一句“买贵了,并非涉贪”就不了了之。

霸占政权,除了恐吓人民,其他政事便无能为力,经济又不振。马币一而再地贬值,旅游部长反而高兴称赞将能吸引游客到来观光;居然也有部长认为可以刺激出口额……诸如此类的言论,大概只有马来西亚-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