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小说家的男声(身)演出

罗兰巴特在《作家之死》问道书中的声音是作家本人吗?作家的好处之一就是他(她)可以拟声,性别越界。

朱天心擅长此道。她的小说叙述者常常以“男声”演出,如此拟真,男作家都比下去了。比如,〈想我眷村的兄弟们〉,那口气太哥儿门;比如〈春风蝴蝶之事〉,说的是女女同性恋,叙事者郑重告诉读者:男男,女男,女女,男女,别猜我是谁。

杨邦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