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爸爸
是时候放手了

大概31年前,我在新加坡《海峡时报》言论版看到“亲爱的爸爸(人民行动党缩写PAP的谐音)”的标题,内文不会超过150字,但其核心信息从此留在我脑海。

作者的对象是时任总理李光耀。他提及行动党政府提供教育和就业的巨大契机,以及新国人享有的广泛社会服务。

因为这个模范政府,新国人像李光耀一样长大成熟。也是时候放手了。作者领会此非易事,但像所有家长一样,必须让长大的孩子自己做决定。李光耀必须相信,他尽责当“好家长”,“我们”这些孩子也不会让他失望。

新国第17届大选

9月11日,250万新国人将在13个单选区、6个4人集选区、8个5人集选区、2个6人集选区投票选出89名国会议员。

1988年生效的集选区制度,根据属下地区种族构成,规定团队有最少一名马来、印度或其他少数种族人士。这确保所有种族的新国人都有代表。新国有29个选区,投票是强制性的。

这是第17届大选,也是1965年独立后第12次大选。行动党势将从1959年来连续第14次保住政权。总理李显龙作为党总秘书,是第3次领导选战。

2011年,87席中有82席出现反对党挑战,缔造纪录。反对党也首次在5人集选区胜出,加上一个单选区,国会87席中有6名反对党议员。这是行动党史上最严重“败仗”,所获总票数60.14%也是史上最低。

除了6名议员,工人党还有2名非选区议员;人民党则有一名非选区议员。

宪法允许多达9名选票最高的败选候选人当非选区议员。若已有9人当选,则无非选区议员。2011年,反对党赢了6席,就有3席非选区议员。

本次第17届大选,全部89席出现反对党挑战,我相信是首次。

民主空间:新国模式

1984年,因20年没有反对党议员,引入非选区议员制度。他们有票选议员的大多数特权,例外是不能对包括修宪和不信任动议在内的法案投票。表面上,像是大方的举动,但有政治回酬:创造契机,让李光耀在国会绊倒和重击反对派。李光耀以极强的辩论欲而闻名!我相信2008年去世的坚定反对派惹耶勒南曾遭多次重击。

1981年,惹耶勒南在补选胜出,成为第一名反对党议员。他与李光耀政权斗争,所接受的惩罚是传奇性的。

集选区也看似高尚,立意网罗人才,让少数种族可扮演重要角色。但对反对党来说,那是另一个绝杀的策略举动:极难在选区内集合4或5或6名同样好的候选人。此外,胜选是“胜者全得”,即一次过有4、5或6名议员。

因为有好几次大选,超过50%席位不劳而获,造成100%胜选,我想象李光耀反而必须根据总票数计算党的表现。总票数下降时,他曾大声宣布拟改变“一人一票”概念。年轻人(比较珍惜人行党贡献)每人应投2或多张票?这没有实现。

当局直言,投行动党的选区/地区自然将获更高预算分配或优先服务供应,令我震惊。如果这是来自任何其他东南亚国家,还好……但是,来自新加坡?

李光耀就重伤和诽谤控告政敌和媒体,经常登上头条。另一形式的报复是限制发行量,结果伤害广告收益。《远东经济评论》和英文《亚洲周刊》当了榜样。

像惹耶勒南被“搞垮”的另一知名反对派是民主党的徐顺全。2011年,徐顺全因无法支付李光耀和前总理吴作栋诉讼的赔偿金而破产,曾被禁止参选。他这次是挑战荷兰-武吉知马的集选区团队之一。

值得赞扬行动党的是,我从未见过直接指控选举欺诈的任何例子。要拥有实质上担保胜选而没选举欺诈的民主模式,需要很多(用心和放胆)的思考!

行动党以外当选的议员迄今仅共12人。看新国选举制度的另一方式是:行动党标准放很高。

附笔

以爸爸身分成为传说,是双刃剑。反对党像行动党一样多利用李光耀遗产,迂回地说:“李显龙不是李光耀。”李光耀是爸爸,李显龙可以当哥哥吗?

行动党很有技巧地受委新加坡“永恒”信托人,成绩每5年(若民望较早升高,则时间更短)评估一次。其魅力攻势的秘诀:全方位良好施政!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