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社论:
马来西亚街头政治的隐忧

新加坡《联合早报》社论:马来西亚街头政治的隐忧

油价暴跌及原产品需求疲软,对马来西亚财政及货币构成了巨大的压力。令吉兑美元下跌至17年来的新低,也是今年以来跌幅最大的亚洲货币。除了经济因素之外,投资者对马来西亚政局的忧虑,加速马来西亚的资金外流,从而加剧了令吉的跌势。马来西亚的政治与经济处于多事之秋,令吉可能继续受到下行的压力。

首先是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公司一马发展的420亿令吉债务问题,接着是7亿美元的政治献金流入纳吉首相的私人户头。在8月29日及30日,公民团体净选盟在马来西亚庆祝独立前夕,号召支持者到吉隆坡独立广场参加反贪腐集会,并要求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下台。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也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向纳吉逼宫,并在净选盟的集会中现身支援。

这个原本是巫统党争及反贪腐的运动,有迅速演变成种族政治之虞。土著权威组织及巫统支部领袖最近通过社交媒体,号召马来人在9月16日穿上红衣出席“马来人尊严大集会”,以与穿上黄衣的净选盟抗衡。虽然马来西亚警方表示,为了公共安全,不会允许这个集会,但也指出,在集会当天,将派出1000至2000名警察驻守。与此同时,吉隆坡的商家和小贩担心这个集会可能引发骚乱,准备在当天休业。

泰国的黄衫军与红衫军对峙,是政党政治与军人之争。但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结构下,黄衫军及红衫军的抗衡,披上了种族政治的外衣。自马来亚独立以来,执政的联盟(国阵的前身)便是三大种族政党的结合。1963年9月16日,马来亚与新加坡、沙巴及砂拉越组成马来西亚。由于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及“马来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上出现分歧,新加坡在1965年8月9日脱离马来西亚而独立。“马来人尊严大集会”选择在9月16日举行,具有象征意义。

虽然联盟在1973年扩大成为国阵,但还是摆脱不了种族政治的色彩。其实,反对党联盟民联的成立及瓦解,也同样反映了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生态。民联在八年前成立时,原本是标榜超越种族与宗教课题的反对党联盟。然而,由于伊斯兰党内保守势力抬头,并执意要在吉兰丹州推行回教刑事法,导致民主行动党退出民联。此外,伊斯兰党没有动员支持者参加净选盟最近一次的大集会,导致反政府示威的参加者以华人居多,引发了极端马来领袖的不满。

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生态,使原本与种族矛盾攀不上关系的小事件,可迅速升温为种族骚乱。最近在吉隆坡发生的刘蝶广场事件,便是一例。这原本是一起普通的偷窃事件,但却演变成种族殴斗。此外,政治领袖操作种族政治的陈述方式,也往往加剧种族关系的矛盾。在刘蝶广场事件后,巫青团及一名内阁部长倡议政府另设土著版刘蝶广场,以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在这之前,另一名内阁部长将物价上涨归咎于华人商家,并在社交媒体号召马来人抵制华人商家,也引发了一场争论。

马来西亚的新经济政策,培养了一批马来中产阶级。这对种族和谐,是个有利的因素。当马来西亚的政治精英不再以种族政治的陈述方式分析及解决问题时,相信马来西亚的经济将能发挥更大的潜力。但在目前的种族政治现实下,任何团体主办的街头政治,都可能影响马来西亚政局的稳定,并动摇投资者的信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