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的困境

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早前任职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时,给人一种敢怒敢言的印象,但自从当官后,他在言论上的自我约束,却是十分明显。

为此,努嘉兹兰接受《星报》专访时表示,由于官职在身,他必须谨言慎行,不能“再做自己”。

努嘉兹兰的语气充满无奈,尽管当官者应处处为其“老板”着想,还是该以大众的利益为依归,存在了极大争议。

民联在破局之前,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也不断为盟党粉饰装扮,时刻为政治伙伴说好话,为的尽是入主布城的唯一目标。

可是,当行动党和伊党撕破脸皮后,双方不再有丝毫容忍,而两党之间的互揭疮疤是否就是真相所在,看来只能够在大选来临时交由人民判断。

马华前副总会长颜炳寿日前公开批评党领导层,形容党领袖领导无方,畏惧对时事表明立场,无异于“活死人”。

颜炳寿对本党的奚落,惹怒了马华最高领袖。署理总会长拿督魏家祥博士直指颜炳寿当年担任副部长时,同样不能够跟反对党一般,在街头摇旗呐喊;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则认为,在马华面对最艰巨挑战之际,颜炳寿可以通过党的内部管道发表异议,但不该成为党的破坏者。

老实说,当民众在许多课题上对国阵政府怨气难消的这个时候,颜炳寿所言确是一些人爱听的话,但身为马华领导层的一员,他的这种行为对马华是否公平,则另当别论。

在言论上,反对党永远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执政党处于挨打状态是正常现象,但颜炳寿“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一幕,却有把自己的英雄感建立在本党的痛苦上之嫌。

经过3·08和5·05两场大选的重挫,今天的马华可谓已沦落到苟延残喘的地步,其唯一出路,就是在政治表现上交出亮眼成绩,然而,在现有的政治氛围下,马华可说举步维艰。

目前,国内种族关系紧绷,尤其在有心人刻意为净选盟4集会披上种族色彩后,族群之间的共处出现了更大嫌隙,马华在此关键时刻正是如履薄冰,不得不防范“华裔反政府”的错误印象继续深化。

除非马华已不再是政府成员,否则她的3位部长不可能一直对外跟内阁说反话,纵然如此,这不等于这3名内阁成员可以对国内的重大课题保持“沉默是金”的态度,他们必须在政府内部就事论事、果敢发言。

问题是马华部长有没有做到这一点?他们该如何让外界,特别是让华社知道他们已经尽力而为?这是身为弱势执政党成员最大的困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