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车贷房贷 削弱消费能力
破产年轻化不利经济

Bankruptcy_2

(吉隆坡7日讯)大马破产人数走高且趋向年轻化,打压了市场消费能力,不利经济发展。

我国目标在2020年跻身高收入国行列,但目前却出现年轻世代债台高筑现象。其中,Y世代背负了房贷、车贷和其他贷款,为家庭带来更沉重负担。

虽然银行领域的呆账依然低企,不过,35岁以下破产的人数,有攀升的趋势。

由于陷入财务困境,这些年轻人的个人消费能力也蒙受拖累,对我国经济造成打击。

假设这种现象没有获得改善,经济增速将会遭到重击。

家债增速超越收入

对大马而言,除了商品价格走跌、令吉走势疲弱和政治因素的影响,还要面临市场消费能力低迷的冲击,无疑是雪上加霜。

根据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报告,大马家庭累积贷款的速度,超越本身收入增长,一旦信贷周期转变,这些家庭会难以偿还贷款。

标普指出,大马个人债务目前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88%,远高于2008年的60%。

个人债务水平冠亚洲

如今,大马个人债务水平是亚洲最高,超越其他14个经济体。

大马报穷局在回应路透社的电邮中指出,年轻破产者人数提高,是因为大部分年轻人在毕业后,身上已背负着沉重的学贷。

他们到社会工作后,又需要交通和住宿,进一步加重负担。

“许多年轻人在经济迅速发展的环境长大,对此感到稀松平常,且本身对债务的态度也相当不在意与放松,同时,银行又急于为他们提供贷款。”

银行转攻消费市场

(吉隆坡7日讯)雇员公积金局(EPF)首席经济学家努西山称,国家政策鼓励之下,再加上银行本身也不想过度依赖企业贷款,银行领域因而转战消费者市场。

“尤其是利率在过去15年持续下滑后,消费者更加青睐这些政策,所以把债务越推越高。”

年轻破产者倍增

但他认为,银行并不是造成年轻破产者人数攀涨的主要原因。

大马报穷局数据显示,我国在去年有5547名35岁以下的年轻人破产,人数是2005年的一倍。

同时,25岁以下破产的人数达到635名,是前年的三倍。

根据我国破产法令,凡是拖欠3万令吉以上的款项,可被列为破产。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34岁母亲指出,自己为了照顾3名孩子和双亲,因而债台高筑。

买不到廉价组屋

“我买不到一间廉价组屋,因为我根本负担不起订金。”

毕业于职校的哈菲兹亚当表示,当自己获得2万美元(约8万6095令吉)的贷款,在吉隆坡从事营销生意时,前景可谓一片明朗。

可惜好景不常,他在2年后,以26岁之龄宣告破产。

目前,哈菲兹亚当通过报穷局的安排,担任一名保安,来偿还债务和摆脱破产窘境。

“我凭着自己的能力,努力挣扎求存。”

不过,拥有房屋的梦想,已经距离哈菲兹亚当越来越远了。

“我下班后都很疲累了,所以就直接去休息,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