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

一个女校初中一年级的级任老师,带着班上的同学坐客运车到城外去远足。到了小山脚下,大家都下车。老师让学生们自由活动,说好两个小时后回来集合,一同坐车回家。

天阴阴的,那座山已被白云遮了一大半。小翠看到那一大团的白云,滑溜溜的快要“掉”到山下了。真好看。她要去摸摸那朵白云,于是找了几个同学,和她一同去摸。

她们赶到山脚下,往上爬了不久,才发现那座山还蛮高的。有两位同学不愿继续往上爬,就对小翠说,“我们累了。你们3个人上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小翠说,“好的。那么,你们替我们看管我们的背包好吗?”

“没问题,我们等你们下来。”

没背包在身,上山就比较轻松。不久之后,她们3个人已走进云雾中,就是摸不到滑滑的云。再爬不久,没路了。她们就抓着小树,手脚并用的继续往上爬。还没到山顶呢。蚊子已很多,坡又陡。忽然,其中一个同伴,抓小树时碰到一个野蜂窝,很多野蜂飞了出来。吓得她们赶快逃下山。可是,她们已找不到来时路,只好沿着山边,一脚高一脚低的“爬”下山去。她们前后花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山下,只见老师一个人在等她们,其他的同学都已坐客运车先回去了。

赶最后第二班车

“快上车,快上车!”老师急死了。那是当天的最后第二班车。在车上,老师就很生气的问,“你们到哪里去了?”

“我们到山上摸云去了。”小翠说。

“摸什么?”

“摸云!可惜摸不到。到了山上,只看到雾罢了。”

“怎么那么笨的?”

小翠轻轻的告诉老师,还有两位同学在半山腰等她们,不知是否已经回来了。老师火气当头,好像没反应过来。回到城里车站,老师一点名,发现少了两个同学。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可能还在半山腰上。老师急得脸都红了。正好车站对面有个警察局,他马上冲到警察局里。小翠她们不知道老师到警察局里做什么,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去请警察帮忙找人吧。才不久,最后那班客运车也到站了,那两位同学从车上走下来,手上提着小翠她们的小被包。老师看见了,马上跑过来。把事情问清楚后,总算放心了。

记过与嘉奖

第二天,学校当局记了小翠一个大过。

这故事发生在半世纪以前的台湾。小翠后来到美国求学,最后定居美国。她是内人的好友。昨天,小翠对内人说,“其实校方应该给我记两个大过才对。”

我听了这故事后,有所感触。我说,“其实,小翠的校长,应该给她一个幻想大奖。”

“想想看。”我继续说:“中国的文学名著里,充满了多少类似的幻想。《西游记》里,孙悟空一个筋斗,就翻到云上面。玉皇大帝,站在祥云上飞过来,等等等等。幻想力往往会推动新境界出来。可惜小翠当年没得到这鼓励,否则,我相信她可能会开辟另外一条新路出来。”

于加拿大魁北克市

陈瑞良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