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与寒(上)

1.河雾

雾回园子,草木刻露了你的名

我翻越红树林,背向木歪河
穿过轻雾炫目的晨曦

切过天定河口岸的灯彩
高桥上,你曾经迅捷掠影
如豹,错身而过

园子的雾,源自霹雳河的子宫
轻身,在阳光来的时候
在我来的时候
复又潇洒的回到最初,母亲的怀抱

明媚,缤纷,流淌的传说

2.侧脸

仿佛,看到我自己的
鬓发花白,极速袭击而来
在你的眼里

仿佛,看到我家乡的
浊浪西流,宿命的历史轨迹
在你的身后

我,不再怀石
不再,投江

3.河曲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再过一千年,天空披洒星光
我徜徉在你呼吸均匀的臂弯
温声浪语,不曾停歇

让我形成一座孤岛

再过一千年,阳光必然普照
你轻盈的浪必然是我永恒的依恋
缠绕我的心肺,不曾停歇

让我形成一座孤岛

再过一千年,谁还会记得
斜塔,虎头,猪肠粉
谁还会记得,我曾经来过

让我形成一座孤岛

4.旅人

夜色匆忙,跨越拱形的水声
蜿蜒历史的路,以及两岸的红树林

灯火的心事,铺成桥的翅膀
在荒凉的天空挥洒星和月

那天把你的眼泪盛在风吹的手纹
凝聚旋动,在长长雨帘掀开的秘密

没有柳絮纷飞,碧绿的竹影摇曳风雨
许多年后镂刻在心版上斑斓的地图

有时皓月在西,一路是风衬托
这长歇之后崭新的旅程

再一次,这么多年以后
把你的泪挂在心弦,再一次未知的旅程

5.地理

是一张瑰丽的地图摊在眼前
台北盆地,悠悠淡水河

再一次相逢,在弯弯霹雳河岸
雾在园子里飞翔,蝶影灰灰
台湾栾树已不在我们窗前变换季节的容颜
寒蝉夜啼,像一阵风,一个颤抖
不急不徐的,轻易的流逝了

岁月神偷在你的发我的鱼尾纹
撒野,然而我们却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株
向阳的葵花低着头
数着时间老去,一张变形的地图

造山运动摧拉骨血,降低我们的高度
崩堤的洪水在眼眶之外眷养款摆的鱼群
发展恒是时代前进的道理
是以我们的头顶不再森林,不然就是
雪花纷飞,在双耳之上,在空蒙蒙的眼前

时间在月夕朝阳河汛起落间流淌
侵蚀岸石,老去的防波堤,我们的地理

林惠洲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