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拉低次季经济

消费者开销次季大幅放缓至6.4%。

大马经济今年次季按年增长4.9%,比今年首季的5.6%及去年末季的5.7%增长率明显放缓。

尽管如此,次季经济表现仍胜于我的预期,显示消费税对经济的冲击不如我预期般严重。此外,存货的堆高,也协助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无论如何,消费税4月开跑后,消费者和商家们变得谨慎,令国内需求增长率从今年首季的按年增长约8%,于次季大幅度放缓至4.6%。

这也反映在大马经济研究院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上,该指数次季写下2008年第四季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商业信心指数于今年首季短暂扬升后,于次季转弱。

消费者开销从今年首季的按年增长8.8%,于次季大幅放缓至6.4%。

许多商家申诉次季销售表现差强人意,但上述逾6%的增长率却说明事实恰得其反。

尽管消费税导致物价上涨,消费者开支仍保持强韧。

我认为,大马人民全面就业及整体裁员情况未见蔓延,是协助消费开支保持韧力的主因。

我们都听闻马航及联昌国际银行裁员瘦身计划,但这股裁员风潮还未扩散至其他企业。

此外,我相信,政府的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及其他财务援助计划,也带来一定俾益。

同样的,私人投资也从今年首季的按年增长11.7%,于次季大幅放缓至约4%,主要受机械与配备资本投资大幅下挫,以及其他资产投资放缓拖累。

这主要是商家们为避开消费税,纷纷在今年首季就提早进货。另一方面,随着建筑领域放缓,钢材投资也跟着走低。

私人投资急挫

私人投资的急挫令人担忧,因为这显示商业开支不比私人消费开支强韧,此外,这也显示,商家们对消费税的调适,可能会比消费者花费更长时间。

尤其是一些商家申诉,由于消费税的进项税退税缓慢,它们正面对资金周转不灵。

这促使它们在投入新资本时变得更为谨慎,直到现金流恢复正常为止。

除了消费税的负面影响,我想,油价下跌及产业市场放缓,也重创石油与天然气领域的投资。

在私人领域遭遇消费税重创之际,公共投资意外下跌,于次季按年萎缩8%,更令大马经济雪上加霜。

公共投资首季也仅勉强录得0.4%增长。

这主要是因为多家官联公司的数项计划已经接近完工,抵消了中央政府资本开销取得增长的利好。

公共开销逆流而上

公共开销是唯一逆流而上的环节,增长率从今年首季的4%,于次季大幅走强至6.8%,拜供应与服务开支提高所赐。

出口方面,大马表现也每况愈下。

今年首季负增长0.6%后,跌幅于次季恶化至3.7%,主要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所累,导致大马对新加坡和日本的出口萎缩,而对美国出口也放缓。

出口每况愈下

总的来说,尽管大马经济次季仍保持稳健,但我相信,步入下半年,大马经济仍将面临许多挑战,因为消费者和商家们仍将谨慎消费。

令吉汇率在过去几个月大跌,更加剧了不利氛围,因为进口物品变得更为昂贵,促使消费者纷纷削减开支,而商家则展延投资计划。

同时,出口领域增长也预料保持低迷因此,大马经济今年上半年增长5.3%后,预计今年下半年的增长率将低于5%。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