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们在我脚下乘凉时,当你们望着窗外的我时,你们都不知道,也不会相信,每一片叶子,都是我的眼睛和耳朵。

是的,它们会枯萎,会飘落,但是它们看过和听过的,我都不会忘记。

你们以为窗外的我如此茂密,就不会有人看见你们在窗内做什么。

你们以为关上门,隔着墙,周遭无人的时候,就没有人听到你们在说什么。

你们养的猫狗、鱼鸟,虽然看不懂你们做什么,也听不懂你们说什么,却知道我的存在,也知道我看得到,听得到。只是,它们从来不在我面前掩饰任何事物。

我已经长得接近你们六楼的高度了。

我看到二楼的少年趁父母不在时,叫女朋友来做的事。

我看到三楼的男人,趁妻子不在时,对女儿做的事。

我听到四楼的老太太在房里的抽泣声。

我听到五楼的主妇们在讲着邻居的是非。

我看到底楼的老伯在凝视着穿短裤走过的女人的腿。

我看到六楼的大学生绝望地俯视六楼下的空地。

我听到在楼梯间用粗口骂自己父母的小孩。

我看到半夜时悄悄将宠物狗丢弃在底楼的少女。

我也常看到你们在我底下所做的一切。

有时在密谋,有时在幽会,有时在交易。我熟悉你们的各种语言和表情动作。我熟悉你们的心思。有时你们左顾右盼,趁没有人的时候,将一整包垃圾丢在我脚边。甚至有人从五楼的窗口,将见不得人的东西,丢向我。

可是,你们从来不曾认真地多看我一眼。只知道我是一棵巨大的老树。你们的孩子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爬树了。甚至连那些在我身上栖息的鸟儿和松鼠等,你们的孩子和你们都懒得看上一眼。

大多数时候,你们和你们的孩子,都在对着手机荧幕,都在用手指按按刷刷手机荧幕。你们不知道我连你们打在手机中的文字短讯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谎言、毒誓,那些废话、传闻,都是你们的爱恨情仇。

也许你们认为,只要我站在这里,像枝巨大的伞一样,就没有所谓的光天化日。

你们之中,也没有人会像我一样,静静地站着,让所有的声音和画面,涌向自己。

然后有人在我脚边立了一个神龛,向我膜拜。

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的心。

我将所有的叶子化为冥钞,飘落他脚边。

他惊骇地仰望我时,我的枝桠已化为两把利剑,刺向他的双眼……。

马盛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