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学校有教无类
迈向民族和谐

安顺风土记4

安顺英华学校是由H.L.Luering先生担任校长,他是一名操着一口流利马来语和广东话以及福建话的外籍医生。

安顺荷里美以美中学
受访者:前校长何锦永

何锦永

何锦永

宣教士当时在大马建立的教会学校,为我国教育史上奠下地位,同时也为国家培育了不少精英人才。

90年代期间,英国人荷里先生(William Edward Horley)在马来半岛如吉隆坡、怡保、巴里文打、打巴、实兆远、安顺等区,就积极地推动卫理教会的教育事工,并创立多间学校。

1894年,荷里先生抵达新加坡,接着便在英华学校(Anglo-Chinese School)执教18个月。然而,荷里先生于1895年又被派往怡保,接管重整当地的英华学校。8月5日,他借用一间马来传统茅屋重建英华男校,女校也随之成立。

“90年代初,居住在马来半岛的宣教士,发觉许多尤其是乡下的女孩没有机会上学。宣教士深表同情外,也鼓励女孩们到校接受教育,教育就这样开始渗进人群的生活里。早期的教会学校,都是隶属教会管理的。其教导模式是遵守圣经原则,顾全和引导学生们的身心灵发展。”去年12月退休的安顺荷里美以美中学何锦永校长如此说道。

以宣教士Rev.W.E.Horley命名的大礼堂。

以宣教士Rev.W.E.Horley命名的大礼堂。

为纪念创办人改校名

1899年,安顺英华学校是由H.L.Luering先生担任校长,他是一名操着一口流利马来语和广东话以及福建话的外籍医生。

“从英华(Anglo-Chinese)二字来看,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为洋人和华人专有的教育场所。为了鼓励其他族群前来就学,学校便决定更改校名,加上纪念创办人的缘故 ,故决定改为荷里美以美学校(Horley Methodist School),唯安顺如此行。”

何校长表示,教会学校对来自不同民族的学生表示欢迎,让他们在交流中一起学习与玩乐,这是一幅迈向民族和谐的美好画面。

何校长认为,教育能给年轻人带来深远的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人的生命,它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医生和律师等行业,遇有疑难杂症时,是立即处理外在问题,故对内在影响不大;但教育这行业,是影响人的一生。

塑造品德兼备学生

他也说,学校透过全人关怀的方式来关心了解学生各方面的需要。例如,遇有语文弱的学生,教师会帮助他们提升语文的学习能力;遇有行为问题的学生,教师们除向他们辅导。总的来说,望能将学生塑造成一个品德兼备的人。

由于获得政府、私人公司、机构以及民间等各方资助,学校也增添电脑等设备提升教学质量,于2014年也新建一座多功能用途的大礼堂。

采访结束后,我们一同参观荷里美以美中学。

走进校门,校舍虽有陈旧,但整齐有序。升旗台的右处有棵老树,旁有两人高的木架子,那架里挂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校钟。何校长指着说,以前敲钟是用作提醒上下课的时间,如今是让表现特出的学生或校友前来敲响校钟。

走前拉着细短的铁索轻敲几下,响起一阵阵“咚咚咚”的清脆声,架底置有一个画上校徽图案的轮胎型展品,一名学生能站在这里敲打钟声,仿佛是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足迹。

穿过校园廊道,草场后边是即将完工的大礼堂,黄墙蓝顶的双搭色为校园生活增色不少。何校长分享,这座Rev.W.E.Horley大礼堂进行规划时,他巧用礼堂的每一处,以达到物尽其用的效果。同时,礼堂也设有专用厕所,还有在底层教室的门槛边垫加小斜坡,为让特殊学生能行动自如。

虽然已经退休,他还是为着建设资金的短缺问题而四处奔波;离开之际,他仍不忘四处检查教室电源。

这个校园,四处都尽显何校长对学生的关心和用心。

 

 

今日,我以三民为荣
明日,三民以我为傲
受访者:三民国民型中学  陈秋梅校长

陈秋梅校长

陈秋梅校长

安顺的福顺宫曾借出戏台作私塾之用,后因人数增加,便迁至店铺里,并命名为培华学校,而广东古庙的私塾则为华侨学校。这两间古庙,是下霹雳区的华文教育之源。

1913年,培华、华侨及中华学校宣布合并为三民学校。

1948年,三民学校改为三民中小学校。后来,中小学宣布分开。

1962年,三民中学因教育法令的修改,改制为三民国民型中学。

2002年开始执教三民国中的陈秋梅校长要求,在校老师要认真教学外,休息时刻也要学会放松,而考生们除了备考期间,也要热衷参与校内活动。她表示,资优生较为主动,可借着多方管道来提升他们的学习能力,为校贡献佳绩;其他学生可通过课外活动如学习策划、领导训练等技能,从中确立自我价值并培养自律能力,以及对学校的归属感,借此为校争光。

师生确信打开心门

“小时候,妈妈会为我制定温习的时间,那年代的孩子对师长都是惟命是从的,体罚还算管用,如今的孩子则需要我们多用爱心来做劝导的工作。”

她提及,曾有学生为了专心应考,主动把手机交给老师保管一年。还有“KILLS必杀班”(Kelas Istimewa Lanjutan Lepasan Sekolah),是老师利用课后时间帮助成绩中等但有潜质的学生学习。陈校长也会主动进班了解学生状况,再交由教师指导,全力帮助他们。她认为,师生间的确信有助于打开双方心门。

“Don’t do program just for doing seek.”

她认为,活动教学要有果效,否则就要改变。陈校长记起,有次三班考生一同出席校内的 SPM应答技巧讲座,她后来发现只有数十名学生在专心听课,其他学生则心不在焉。此后,她就取消举办类似的讲座。

各族师生去年一起用掌印制作25米长的国旗。

各族师生去年一起用掌印制作25米长的国旗。

教育需要坚持热情

“这是你们的未来” 她曾对考生如此说。

她说,会考成绩犹如一把关键的钥匙,能为孩子的未来开启多道门径。她深知教育能改变孩子的未来,希望学生谨记“今日,我以三民为荣;明日,三民以我为傲”,以提醒他们要把握现有的学习机会。

当地有些家长对孩子采用放任的方式,孩子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认为文凭对将来的生活就业影响不大,再加上网络科技的影响,孩子无心向学。她为此感到十分担忧,有时惟有采取强硬的教学模式。

她坦言,教育需要热情,否则很难持续下去。

三民国民型中学近年已成为下霹雳区的“名校”之一,该校各类的学术成绩与课外活动都表现亮眼。

 

椰子屋
受访者:吴春仪

吴春仪

吴春仪

去年4月份,患有忧郁症的丈夫将吴春仪母女俩赶出家门。由于朋友担心她的健康,就寄来天然纯椰油胶囊。吃了一个月后,吴春仪觉得低血压问题有改善,便上网搜索资料,确实效用,好买来祝福朋友们。

就在下霹雳的Unitata公司,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食油提炼厂。吴春仪登门造访。可老板是丹麦人,有很多属下经理,如何能见着对方呢?吴巧遇前学生,他在提炼室当化学师,因此顺利接见一名经理,洽明来意。

诚意推广椰油生意

“公司是做百万生意的,不可能只卖两箱椰油给你。”经理委婉拒绝了。她当时只有600令吉,但很希望拿到货源做生意,就逗留一阵看是否有转机。经理觉得吴春亦颇有诚意,就拨电给大经理,汇报她想分享椰油给朋友和更多的人的心愿。

大经理要她说出对椰油的认识。“我其实也所知不多,答说它有月桂酸,只有母乳可媲美。经理听罢,遂答应卖给我。若一周后仍回来拿货,就证明我有诚意推广椰油生意。”没想到最后厂方还授予她下霹雳的椰油代理权。

为更好推广椰油,吴春仪决定辞职,同年12月设立了椰子屋。只卖椰油显得单调,为了“壮大”生意,店里开始卖椰水,之后陆续增加和椰子有关的物品,包括吊饰、灯饰、扑满、椰饼等。

吴春仪原是独中美术老师,1988年毕业于中央艺术学院纯美术系。开店时,她自画注册商标,也辟出空间开办美工班,结合自己的兴趣专长,使椰子屋丰富起来。

推动本土艺术特色

她说,印尼、泰国也有椰子手工,但比较花俏,且用机械大量生产,显得商业化,失去艺术美感,因此不会订购售卖。另一方面,自己也尽所能推动本土艺术特色。“除了艺术爱好者,本地华人不大欣赏椰子手工,会做的人也少。”

吴春仪也上网查询本地会做椰子手工的艺术家,登门拜访请教和邀请他们、给他们蓝图依循制作。“马来人似乎天生有艺术细胞和一双巧手。他们住在城边上,随手可得自然资源做手工,缺点是生产慢。其实,本地艺术做得不错,相关人士都有在推动。”

现在,吴春仪在椰子屋除了教儿童美术班,也教成人书法班、油画班和素描班。她笑:“艺术让我一生享用。它无价,又经得起时间考验。做艺术,其实容易受他人影响。要有个人风格,就需要多读文学,提升内涵,并坚持。我希望能将椰子屋设立成艺术交流场所,为促进本土艺术创作,和国内艺术略尽绵力。”

吴老师画作。

吴老师画作。

文/图:晨砚、伍文康、游惠凌、李可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