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记得颜炳寿

马华中央几个高层领袖轮番批评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老实说并不让人觉得意外,可是仍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不让人觉得意外的是,颜炳寿的身分,不仅因为他是马华党员,是区会主席,是前副总会长,更是曾经竞选总会长职的人;而他所发表的言论,不仅是在批评领导层,刺中领导层,更直接的问题恐怕就在于他是在挑战领导层,让基层觉得他更像领导层。

这不仅是削了领导层的颜面,更是触及领导层的神经线。

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对不少马华基层而言,颜炳寿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他也直接点出问题的核心,说出不少基层憋在心里的话。

马华领导层如今倒过来痛斥颜炳寿,批评他“博出位”,看在广大的马华基层眼里,恐怕丝毫无法为领导层加分。

屈人口无法服人心

领导层这种回应方式,只是屈人口,但无法服人心。

“博出位”是什么意思?想当年,明朝的海瑞上疏皇帝,把嘉靖皇帝痛骂了一番,这一骂成名,气得嘉端皇帝大骂海瑞“讪上卖直”。意思就是说,借由诽谤皇上来卖弄自己的正直,博取名声。

一个人是不是有心讪上卖直,有时要看他骂得对不对?有没有理?然后他骂了之后,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海瑞上疏后就自己准备了棺材,他知道皇帝不会放过他。果然,皇帝下令把他捉下狱。

如果这是要讪上卖直,那么这个代价也太大了,恐怕不是铁了心有了觉悟的人,是不会去做的。因为相对只要叩头拍马迎合就能升官发财,讪上卖直的风险真是太大了。

问题是,马华领导层恐怕不仅认为颜炳寿要“博出位”,在处理颜炳寿的手法上,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其中,又以马华总秘书黄家泉的文告,最为经典。

直达天听看职位地位

他说,颜炳寿应该通过党的管道发言,而不应选择通过媒体来批评领袖。况且颜炳寿获总会长委任为回教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他在党内不乏平台,而不应选择党外管道来诋毁党领导。

熟知政党情况的人都知道,能直达天听的,关键在于职位和地位。颜炳寿的这些刺耳意见,能否呈送到总会长手里都是未知数,即使送到受不受理还是另一回事;更何况他不是中委,也无法在中委会里发言,这一个受委的主任职务,

恐怕在位高权重的中央领袖眼里,也只是人微言轻。

尽管如此,党有党规,党说有内部沟通管道就是有,所以马华中央领导当然能理直气壮批评颜炳寿发表意见的管道。

但是,马华领导层拿什么来反驳颜炳寿的质疑与批评?也就是说,如果领导层只能斥责他使用不对的发言管道,但无法逐点驳倒他的质疑与批评,看在基层眼里谁是谁非已有评断。

没人要马华当英雄

当然,今时今日的马华的处境是艰难的,面对强硬派的巫统领袖确实不容易,但作为领袖就要有承担,哪怕有多少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委屈,但既然坐上大位,就不能只是一味要求别人谅解你的苦处;因为基层与选民要不要谅解,是他们的选择,但要求领导层做事及表明态度,这是基层与选民的权利。

更何况今时今日的情况,也没有多少人相信,或者还要求马华硬起來做英雄。毕竟随着民智已开,越来越多人需要的不是政治英雄,而是要一个有明确立场,能清楚表达立场的政治领袖。

也就是说,政党需要有意见领袖,也需要有异见领袖。因此今时今日,沉默不再是金,沉默只会让人觉得是你是惊,或是觉得你太精。

因此,不管颜炳寿是不是“博出位”讪上卖直,马华领导层如果把他有道理的谏言纳为己用,那就是马华的立场了不再是颜炳寿个人立场;否则,人们只会记得颜炳寿是一名意见领袖,而其他领导层都面目模糊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