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合作潜力大
中国药企为东盟把脉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沈志祥近日说,中国与东盟在中医药领域的合作目前正面临重要的发展机遇。中国与东盟中医药贸易正逐年增加。去年,中国中医药出口额8.3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销往东盟国家。中国也从东盟国家进口中药材2亿多美元。

随着双边投资贸易合作的深入,沈志祥鼓励中国企业可以考虑把药材出口到越南后,在越南共同投资设厂,加工后转销柬埔寨、寮国、泰国等东盟各国,这可以充分发挥越南允许中药及中药材合法注册的政策优势。

沈志祥说,中药逐步得到国际市场认可极大地促进中药出口,同时拓展中国与东盟中医药经贸合作的市场空间。中国国内一些医药企业已经采取行动到东盟市场抢占先机。

广西玉林的正骨水已经摆上泰国曼谷的街头;同仁堂已经在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吉隆坡等东盟国家的中心城市开了十多家连锁店;海南的中成药和南药也已找到了越南、柬埔寨、泰国的潜在客户;扬子江药业也有10个中药品种打入印尼市场。

可共建中医学校

他说:“中国及东盟各国都有着丰富的天然药物资源,各国人民都有自己传统的用药方法来治疗某些疾病,有些传统药物的疗效非常独特。这为双方的合作提供天然条件。”

沈志祥说,合作企业可以利用联合双方的技术和人才力量,深入研究各国的传统药物,促进其标准化、产业化、现代代,使之符合国际标准和认证惯例,获得步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这将使双方获得巨大的收益。另一个合作领域是共同培养中医人才。同受中医药文化影响的中国和东盟可以共建中医学校,宣传中医药文化,促进中医药的应用。

新加坡、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是中国在东盟的六大医药出口主要贸易伙伴,占出口总额的96.72%,西药类产品占到中国对东盟医药出口总额的近七成。中国对东盟出口的中药产品是以中药材饮片、保健食品和提取物为主。

东盟国家对中医药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强劲,中国中医药企业也正加快“走出去”步伐,积极开拓东盟市场。

应合建化工医药研发

中国-东盟化工医药行业合作对话会8月18日在北京召开,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表示,2010年之后中国对东盟新增投资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量的60%以上,发展快速。当前增进双方行业政策、规划的沟通有利于找准产业合作的切入点和着力点,促进产业调整和产业升级,实现共同发展。

面对区域经济合作的新变化和新发展,中国—东盟应合作建立化工和医药行业研发、生产、营销体系,提升区域产业配套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中国医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孟冬平指出,中国与东盟医药合作互补性强。东盟是中国医药企业走出去的目标市场,但目前东盟各国监管政策互认进程推行缓慢,法规体系不完善,营销渠道未放开等因素影响中国企业在东盟的投资进程。

中国药企进入东盟挑战多

中国中医药网文章指出,从医药市场角度看,东盟各国存在诸多不利于中国医药企业开拓的因素。中国医药企业至今仍未能真正进入东盟市场,其中原因之一是企业对东盟市场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政策缺乏深入、系统、全面的了解和判断。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全面建成,助推双边医药贸易,关税将不再是双方医药贸易的主要障碍,主要障碍来自于一些非关税壁垒。

首先,东盟各国均对药品设置程度不一的准入标准,而且目前尚未形成互认机制,严重阻碍双边医药贸易的顺利发展。泰国的药品质量标准通常以泰国、美国、英国和国际药典为准,也部分参考日本药典和中国药典;新加坡的药品注册主要是在其药品法的大框架下实施的;在马来西亚,所有生产、进口、销售的药品及化妆品都要登记注册,并对生产商、批发商、进口商实行许可证制度管理;越南对医药行业的监管政策不透明,它虽允许国外厂商设立办事处,直接进口药品,但禁止在国内分销。

药品批准申请统一

在东盟注册药品及贸易非一日之功。但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4月在越南召开的东盟峰会已协商东盟统一医药技术标准,将“东盟通用技术文件”作为制药公司向东盟十国提出药品批准申请的唯一格式。

标准实现统一后,出口东盟的药品只需通过一个国家的申请认证,就可以在其他东盟国家通行。这是一个趋势和利好因素。

其次,中国医药产品仍难进入当地政府采购、公立医院等主流渠道。个别企业的产品成功进入东盟一些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这仅是个例。其中有市场开拓不力的问题,有当地注册门槛的问题,也有一些政治上的因素,有待各方面一起下大力气,共同推动解决。

第三,部分国家政治环境不稳定,假药盛行、国际药典(IP)制度缺乏、政府管理力度跟不上,成为目前中国企业进入东盟的一大障碍。

好的方面是,在中药领域,中国-东盟双方产业的互补性突出,合作潜力巨大。如东盟国家丰富的药用植物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可缓解国内众多中医药企业因药材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

发展的主要障碍表现为中医药在东盟各国中的法律地位、中医药服务提供者的资质认可和开业权等方面的问题,即表现为国内规制和市场准入两个方面政策措施和具体落实问题。

曼谷办首届东盟中医药高峰论坛

为纪念泰国中医合法化15周年、庆祝中泰建交40周年,由泰国卫生部、泰中友好协会、泰国中医师总会和泰国皇太后大学联合主办的“2015年首届东盟(曼谷)中医药高峰论坛”于8月20日在曼谷举行。论坛主题是“东盟中医大团结,携手迈进中医药国际化新纪元”。

每两年办一次论坛

论坛通过“8·20宣言”,号召东盟各国不分国家、地域、宗教、种族,凝聚力量、智慧、经验,共同探索中医药生存、发展之道,会议决定今后每两年举办一次东盟中医药高峰论坛活动。

泰国前副首相、泰中友好协会会长功·塔帕朗西、泰国卫生部替代医学厅长他列、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文化参赞陈疆等嘉宾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讲话。印尼、新加坡、菲律宾、缅甸等国派代表出席并宣读各自研究领域的学术论文,相互交流学术成果。

泰国中医师及泰国庄甲盛大学中医系学生等300余人参加活动。

泰国中医师总会会长李金龙致开幕词说,本届论坛恰逢泰国8月17日遭遇曼谷爆炸恐怖事件,情势骤变,全球关注。但当局仍坚持举办论坛,来自东盟各国及中国的中医专家学者、中医师及中医药企业并不退缩,坚持与会。

泰国中医合法化

本届论坛大会主席塔帕兰西首先致辞。他说:“今天站在这里参加这个东盟中医师盛会,非常高兴,心情激动。15年前,我担任泰国副首相兼卫生部长,为了中医合法化的法律档签署,我和卫生部的全体工作人员日夜努力,终于在中泰建交25周年之际,在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访问泰国之际,宣布泰国中医合法化,使泰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中医合法化的国家。”

“今天,我们高兴地看到,泰国已有六、七所大学开设中医科,我们培养的中医人才已经开始为泰国人民健康服务,我们领取中医师执照的人才已经728位,我很期待,谁将是第1000位领证执业中医师,我希望看到……”

受惠“一带一路”东盟热捧中医药教育

新华社8月20日报道,得益于“一带一路”合作的不断推进,来自马来西亚的胡启旻通过中国设立的专项奖学金项目,成为广西中医药大学大一的学生。

今年21岁的胡启旻此前因练武伤了腰,痛了半年多时间。之后他尝试用中式推拿手法治疗,疼痛明显减轻。这次经历成为他来中国学习传统医学的重要原因之一。

胡启旻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与“一带一路”国家一直保持密切交往与合作,传统医学则是其中重要的合作领域。9月在广西南宁召开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也将突出“一带一路”主题,中国与东盟传统医药合作将成为重要议题。

广西中草药近5000种

广西具有悠久的中医药民族医药文化,中草药物种有近5000种,物种数量排名全中国第二位,其特色的壮、瑶、侗少数民族医药资源,蕴藏许多行之有效的独特诊疗技术方法。

近年来广西不断深化与“一带一路”国家传统医药领域交流合作,定期举办中国-东盟传统医药高峰论坛,并建立中国-东盟传统医药科技文化合作交流中心。

留学生回国推动发展

在互派留学生方面,广西与“一带一路”国家合作也不断密切。越南人陈秋贤是广西中医药大学大四的学生,她最感兴趣的是中国针灸术。

“大二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头疼并且腹部胀痛。一位会针灸的朋友给我扎针后,症状很快得到舒缓,当时就觉得针灸太神奇了。”陈秋贤说。

陈秋贤说,本科毕业后,她准备考广西中医药大学针灸方向的研究生,希望自己能够学有所成,毕业回到越南考中医执照,到越南的中医院工作,把中国更多传统医学治疗手法带回越南。

广西中医药大学校长唐农说,目前东盟在读学生有81人,主要来自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新加坡、印尼和缅甸。很多留学生回国后在当地开设诊所、药店、保健康复中心、中医培训学校等机构,组织中医药学会、中医师同业公会等民间机构,促进当地中医药的发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