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

在邻里的百美超市购物时,听到身后有人大声说话。是个中年大叔,他嚷道,一条黄瓜一块半(新元,下同。约4.5令吉),有搞错吗?我吃这么大,还没买过一块钱(约3令吉)一条的黄瓜!我以为他在跟别人交谈,可是左看右看,旁边没有其他人,才知道是对我说的。我马上回应,是呀,安哥,什么都起价了,现在真的什么东西都很贵哦!他鼻子里喷了一声,又说:什么都起价,叫人吃什么?怎样活下去!看到我反反复复在读着一包饼干的说明,凑过来指着饼干说,这种饼干,几年前才一块多,现在卖到三块多,哪里有谱?什么都涨价,教人怎么活?哼了一声,又说:我家老查某给我十块钱,叫我买这买那,哪里够?叫我怎样买?

恨钱不够用

他愤愤地一边说一边移动身子,绕过另一排商品架子去了。我才知道,他原来并不是跟我说话,谁刚好站在他身边他就跟谁说,他更多的是跟自己说。他生气,恨钱不够用、恨通货膨胀、恨自己没办法。一句话,就是对生活现状的无力感,化成激烈的言语爆发出来了。至少他还没有进入失语的状态,很多人对这个现象早已失语了。

像大叔这种牢骚,近年来听多了。自己深有同感,购物的时候也常会碎碎念。与大叔一样,总要说出来才痛快。这家百美是我们邻里唯一的超市,到此买东西的多是住在附近组屋的居民,多半是中下层阶级的人民。常看到很多熟悉的脸孔,见了面都会打招呼,或互通商品消息,或互相交换购物心得。偶尔我在审视一种样貌奇特的蔬菜,寻思着如何煮这道菜的时候,在我身边选菜的阿嫂或阿婆就会告诉我,那种菜叫什么,应该怎样煮才好吃。有时正要把一束菜搁在菜篮里的时候,会有一个安娣悄声跟我说,今天不要买,明天有新来的。我会马上把菜摆回去。邻里家庭主妇的消息是最灵通的,肯定不会错。大家都在同一个超市购物,买一样的东西,我自己也是市井小民,觉得情感上与他们贴近。

贫富悬殊

万物涨价,这一群人受影响最大。邻里大部分人口属中层阶级的双薪家庭。部分居民有车有屋,也有孩子上国际学校,假期全家出国旅行,都是常态。但是更有很大部分是在生活夹缝中数着一毛两毛过窘迫日子的升斗小民。每到超市,都可以看到为了省几毛钱而作出某种决定或选择购买某类食品的人,有时令人心酸。这种情形,是很多身居高位的人物所不知道、也无法了解的。人民的焦虑是激烈的,无力感是沉重的。当然,很多地方都一样,不管是大都会或是小城镇,富者极富,穷者极穷。贫富悬殊的现象,眼下是越来越显著了。大叔恨骂黄瓜起价的声情,近来常常被重播。黄瓜的价格,却有增无减。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