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才:种族主义浓厚
9·16集会扭曲集会精神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举办“Bersih 4:激情过后,路在何方?”,左起陈亚才、主持人李凯业、沙鲁阿曼、翻译梁奕龙。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举办“Bersih 4:激情过后,路在何方?”,左起陈亚才、主持人李凯业、沙鲁阿曼、翻译梁奕龙。

(芙蓉6日讯)时事评论员陈亚才强调,“Bersih 4”是一项以议题为导向的和平集会,9·16却是一个种族主义浓厚的集会,它扭曲和平集会精神,煽动另一个种族去挑战集会。

他说,这才是应该关注,及感到担忧的。

他昨晚在森华堂举办“Bersih 4:激情过后,路在何方?”讲座时作上述论析谈话; 此项讲座是由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主办。

主讲人“家有急事”缺席

大会还邀请大马回教革新组织副主席沙鲁阿曼主讲;另一名主讲者香港社运工作者刘嘉美则因“家有急事”而缺席,较早前警方警诫刘嘉美可能违反移民局条例为由而禁止她到场主讲。

陈亚才说,Bersih 4的确吸引很多年轻人参与,并给他们一次重要的政治启蒙;有愈多华裔参与,参与者的种族比例是Bersih 1对掉,

“此次集会可说是成功的,和平集会是可能的,人多不一定会乱。”

他说,对集会的观察,却显示种族意识中毒太深,竟然集会还要讲种族固打制;其实,此次集会的种族议题是最少的一次,真正涉及的却是首相与26亿政治献金、马币泻跌的公共课题。

百余人聆听“Bersih 4:激情过后,路在何方?”讲座。

百余人聆听“Bersih 4:激情过后,路在何方?”讲座。

有冲突才有力量
持续抗争无捷径

“有人认为此次的集会表现过于温和、不够激进;有冲击或冲突,才能激使行动力的爆发;20年前台湾的太阳花运动,还有香港最近的占中运动,说明我们的行动还准备不够。”

陈亚才说,激情过后,接下来持续的努力是必要的,推翻政权的阿拉伯之春,是一项特例;而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导马丁路德金说,“改变不会从天而降,而是通过持续的抗争,才能达致”;要实现抗争目标,不是一蹴而就,而须坚持及重覆去抗争。

他认为抗争要有冲突,才有力量,接下来,只有持续再吵,要落力去吵,,别无捷径。

沙鲁阿曼:仍缺团结意识
各族应多交流打破隔阂

大马回教革新组织副主席沙鲁阿曼强调,参与者是想要纠正错误,要改变体制,及更透明化的机制,何须追问“Bersih 4”集会参与者是华人多或马来人少的问题,因为净选盟的诉求就符合普世价值。

他承认各族间仍缺乏团结意识,乡区民众信息闭塞,而容易受到蛊惑;城市民众资讯流通,而有能力作出明智的选择。

他提醒大家,应该通过多与友族沟通及对话交流,打破种族间的隔阂,只有促进关系,才能对存在敏感的课题作出探讨。

他说,此次集会是由非政府组织主办,作为其中的成员,他虽然不像政党领袖那般能言善导,但为着给人们提供平衡观点,在集会上共设有9个讲台,他就先后跑到4个讲台演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