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无用论

大马公民组织“净选盟”号召的大集会“BERSIH4.0”已展示了力量,并且落下帷幕。不过,仍然有些人认为,“大集会根本改变不了现状”,他们质疑:“搞大集会(示威)的意义何在?”

政治学者胡逸山博士就说:“大马人对‘7亿门’的关注可能只会持续一两个月,甚至两个星期。这是很现实的,当你知道你推翻不了他,你可能就要把精力转向经济,转向马币衰弱要如何生存的问题。”

胡博士之前在狮城一场关于新马政治课题的论坛上,也曾用嘲弄的语气谈论示威。他说曾目睹一场在大道收费站的示威,几辆交警的车呜呜来到,要抄牌,那些驾车来示威的人群就纷纷作鸟兽散,去驾走自己的车,免被抄牌。

持这种“示威无用论”的大有人在。

斗争目标勿被扭曲

问题是,示威真的无用么?真的毫无意义么?发端于突尼西亚的“茉莉花革命”,一场由于青年布瓦吉吉的自焚而激发的民怨大示威,迫使总统本·阿里漏夜逃亡,政府一夜之间倒台,改朝换代;蔓延开去的示威浪潮卷到了阿尔及利亚以及埃及,示威也发挥了作用,导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政权倒台,总统还成了阶下囚;当然,后来民选总统上台,但群众示威渐渐变了质,军方介入,而导致社会动荡不安。

我们常说:“示威是最终,而非最初手段。”

像单纯的公民团体净选盟所发动的大集会4.0,也许不能马上改变了什么,却不是完全“无用”的。净选盟提出的诉求“干净选举”、“廉洁政府”、“异议权力”、“挽救经济”等,在面对贪腐横行、朋党主义、司法不彰、种族主义政治的社会时,大示威怎能说没有意义?没有作用呢?

争论点其实不在示威是否可以改变现状、推翻恶质政治,而是公民团体“净选盟”应该得站稳立场,不要被多方势力所“绑架”、所“嫁接”,斗争目标被扭曲而变了质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