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嘉兹兰:应一次过清除外界疑虑
“纳吉不回应恐拖累巫统”

努嘉兹兰:当局到目前给予的答案仍无法令人满意。

努嘉兹兰:当局到目前给予的答案仍无法令人满意。

(八打灵再也6日讯)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一次过”回应外界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风波及其个人户头内26亿令吉政治献金的疑问。

他坦言,若这类问题不解决,巫统可能在下届全国大选“遭殃”。

零散回应衍生问题

他是回应国际透明组织主席乌加兹指大马已出现贪污危机,纳吉至今也没有就其户头款额提供任何答案,大马有必要清楚解释一事。

努嘉兹兰接受《星报》专访时说:“我不知道首相是否明白……但他应该一次过回答所有问题,而非零零散散地回应(in drips of infomation)。”

努嘉兹兰曾任公账会主席,并指这也是公账会面对的主要问题之一。

“当我们走在一条路上,却有东西冒出来指我们到不同方向,现在这26亿令吉及SRC国际有限公司处在不同方向。”

他认为,若只是片面透露相关信息,只会继续引来更多关注及衍生其他问题。

努嘉兹兰以纳吉户头内的款额为例:“这些钱进入了个人户头,然后就变成捐赠,再来知道它来自沙地阿拉伯,但来自什么人?这只会引发更多问题。”

答案无法另人满意

他认为,若所有问题能牵制及一并回应,大马面临贪污危机的看法就不存在:“不管人民满不满意(一并回应)的答案,至少若回答可信,一些(负面)印象就不存在。”

他坦言,当局目前给予的答案仍不令人满意,加剧有人认为这当中涉及不当行为的怀疑。

“若问题仍没有解决,我们(巫统国会议员)在下届全国大选可能会吃亏。我也可能会失去自己的选区,不是因为我个人的表现问题,而是这些课题在延烧。”

入阁犯众憎
“明天大选,我输定”

“如果明天大选,我会输掉……”

这是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的心里话,也是他直承可能会面对“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负面评价的影响。

他直言,当自己放弃公账会主席职转任副部长后,顿时从受人尊敬的巫统领袖跌入目前“人人讨厌”的不讨好角色。

他感慨,这就是政治,而他选择了觉得更重要及更具挑战的职位。

“选择盖更大房子”

当公账会如火如荼调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并传召这起风波关键人物之际,努嘉兹兰选择转任内政部副部长,加上后续的课题演变,他坦承,这转变让他失去许多民心。

也是巫统埔来区国会议员的他,自认在该选区所得多票数不高,若明天就是大选,他肯定会输掉议席。

对于职位转换带来的后果,他认为已履行了公账会主席应有职责,外界对他的批评有欠公平。

“我会把管理公账会形容为建房子,如今这房子(在我任职期间)已接近竣工,具备了所有基础,新任公账会主席只需盖上‘屋顶’就好,而我选择去‘盖另一间更大的房子’。”

谨言慎行不再敢怒感言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星报》专访努嘉兹兰时提到,努嘉兹兰任职公账会主席时敢怒敢言,如今冠上更大官帽,却看似压力重重兼笑容减半,每说出一句话前仿佛需有所思考,不再畅所欲言。

对于这看法,努嘉兹兰解释如今他有官职在身,言行上需有许多考量,不能再做自己。

“现在我每说出一句话都需先考虑到警察、公务员和其他因素,再找出平衡点(才能把话说出来)……从自由精神而言,我必须‘长大’,不能再做我自己了。”

很难做回自己

他直言,政治吃力不讨好,执政党做什么都是错,反对党则永远没错。

“当我扮演的角色与国阵有点冲突,人民就对我有不同看法;但现在当我成为执行者,人民又改变了看法。”

他希望自己能在内政部发挥所长,不分种族协助国人,改善很多人对他的负面形象,赢回支持。

不认同“红衫军”集会

努嘉兹兰表明,个人而言不认同盛传将要举行的“红衫军”集会。

努嘉兹兰指纵观国家安全局势,一旦当局允许A组织举行这种抗议集会,反对A组织的B组织就可能也要现身抗议,导致这种局面没完没了。

“现在是地球村,任何事都可通过卫星传播到全世界。一个集会还好,但若是两个、三个甚至是五个(集会)呢?人们会说大马是个非常不安全的国家,这些都是需考量因素。”

努嘉兹兰指武吉免登这地方也不适合举行集会,而且那一带不久前才发生“刘蝶广场偷手机事件”。

他直言反对净选盟4集会,庆幸该集会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

“我感谢警方及集会者,但谁又要支付数百万令吉来让警察部队管理集会?每个集会都涉及成本。”

努嘉兹兰直言警方对净选盟4集会感到不高兴,本要以不同手法处理,反而是外表看来强硬的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要警方让集会者和平集会。

“任职公账会表现胜前领袖”
处理1MDB已尽责

“不够勇敢?”

曾任公账会主席的努嘉兹兰显然被这一句评论他任内处理1MDB课题的评语扎痛了,他自认已尽了应有责任,甚至比公账会前领袖做得更好。

有人认为努嘉兹兰当时快要成功“逼”1MDB风波关键人物现身,却临时为了避免自己处于艰难而最终选择副部长职,这种退让之举看似勇气不足。

入阁不表示之前失职

努嘉兹兰反驳:“我用两年时间把公账会推到极限,你说我缺乏勇气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接受更好职位,这就是政治。”

他重申,自己及另3名公账会成员接受新职位,不代表他们在公账会时没有良好履行职责,他们甚至比“旧人”做得更好。

“我也已致函要1MDB总执行长及(富商)刘特佐出席听证会,目前进展只是推迟至10月,相信公账会其它成员能继续其任务。”

他认为,自己在公账会成员配合下已让该会尽量发挥作用,因为大家都懂自己该做的事:“但公账会已成立数十年,其实有没有我在内也没差。”

被视“反巫统现有文化”

另外,努嘉兹兰坦言巫统内不少人把他视为“反巫统现有文化”者,但他们也知道,无论如何备受批评,他仍与巫统同在。

他说,一些人认为他不值得拥有官职,因为他在这些人眼中并非“忠诚的巫统党员”、有者不满他放弃公账会主席职,也有人讨厌他任职该主席时的做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