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情

男孩出现我家时仅17岁。他来自雨城,算是女儿的男朋友。男朋友的称呼,妻和我难以接受,毕竟,一个17岁,一个16岁,大马教育文凭近在眼前,一对小情人却在热恋。

男孩的到来,我感叹光阴似箭,仿佛看见当年27岁的自己出现在妻远在旧巴生路的家。甫大学毕业,即使工作未稳定,家人已催婚,身为独子,喜欢与否,活在父亲根深蒂固的香火观念,加上母亲“你不结婚,父亲有意纳妾”的恐惧,我开始和妻书信来往(妻是姐姐的大学学妹,我和她有一面之缘),尔后,周末搭长途巴士拜访。我厌恨以结婚生子为前提的交往,却认命接受安排。

交往一年半,我提及结婚这件事,妻婉拒,原因是:妻尚有另一候选人,他大妻7岁,专业人士,妻的家人看好他,岳母声泪俱下说:“冬阳和你同龄,同龄男士婚后不会对你忍让,你会吃苦!”这句话,可谓当头棒喝,因岳父岳母同龄,岳父浮躁骄悖。扶植一个家,岳母吃尽苦头;日常生活中,岳父频频和岳母唱反调,唯独这件事,岳父恳求妻听妈妈的话。

何必事事要求完美

 听毕“判决”,我没多大失望,之前一晚在巴士难眠,人很疲倦,百感交集时流下眼泪,不哭则已,一哭泪如缺堤,感觉上,我泅泳暗流,载沉载浮,而妻,是茫茫沧海中让我依附的浮木。

我们后来成功结婚,归功妻的家人——家人越苦劝妻往左走,妻越往右走。回顾既往,我的婚姻,充满使命感,我深感遗憾。

婚后,儿子和女儿陆续出世,转眼是高中生,我以为孩子们会有正规人生:学业、事业和爱情,最后是婚姻,其实不然。儿子在大马教育文凭3个月前认定第一位女朋友,别人拼读书,他煲电话和忙恶补女朋友的数理科。约莫一年半,恋情告吹,第二位女朋友是大学同科系学妹,他说,交女朋友若要从一而终,未免乏味,听了怔怔。

今天,终于看见男孩的庐山真面目。我给上班的妻拨电,说:“恭喜你,你的‘未来女婿’一表人才!”。妻苦笑。男孩不知道的是,妻曾激动要求我动手打女儿,把她打醒,要她专心读书。我选择相信女儿说“谁说读书不能谈恋爱”的道理,事实上,她也做到了,SPM考9A。妻不见得满意,我对妻说:“折衷吧,何必事事要求完美!”。

时代变了,现代孩子都是幸福的孩子,他们有体谅的父母,可以反传统,可以坚持走自己要走的路,活出更亮丽的人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