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田作茧自缚

这一次,叶新田真的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他不是输给改革派,而是输给了他自己。

这次他不但无法像上回数次般,如其所愿取得法庭的认可获得禁令,阻止8·23特大的召开,而且声称将针对法庭判处其申请准令及撤销禁令一事上诉,他认为法官“不依法、不依章”的判决是有错的。另外,他曾发表文告说董总乱局 “不是我的错”。

8·23当天,尽管有逾百人在会场外制造骚乱,喧嚣闹事,然而特大最终在警方的保护和控制下,成功举行并选出董总新届领导。

董总新任主席刘利民、秘书长傅振荃及孔婉莹已也就这次的暴力事件向加影警局报案。

叶新田也真的如其所言,故意缺席当天的特大,他曾公然宣称“特大不能解决问题”。

不出席特大固然是他的决定和选择,这当然也是大家意料中之事,然而我们不尽要问:叶新田是否应就其缺席特大和骚乱事故负起责任,向华社认错道歉呢?

在董总纷争的过程中,对比之下,可清楚看出当权派和改革的处事方式上的南辕北撤。改革派处处以大局为重,立场鲜明,而且有诚意以中庸、民主、容忍的态度来处理问题,并非意气用事;反观叶邹派的态度却是咄咄逼人、粗暴、不文明、不但违背民主,也违背良心做事,为求达到个人目的而不择手段。

知法犯法明知故犯

且看叶新田是如何作茧自缚才落得如此下场:

(一)在法律上:叶新田明知董总内斗原本可以根据《董总章程》,按章行事、以奉行民主的方式调解处理,平息风波,有“家法”不用却滥用司法,多次申请禁令阻止特大召开,借故推脱,且不顾藐视法庭之罪知法犯法,明知故犯;此等行为就算以 “无法无天” 来形容也不为过。此等让人发指行为是否应该面对内部及法律的严罚?(叶邹派不接受8·23特大的决定,继续向法庭上诉)

(二)在行动上:叶邹二人垄断权力,无视组织章程,不尊重社团运作程序,为了巩固权位,不惜破坏章程。曾经拒绝把 “开特大撤除邹寿汉” 一事纳入议程,且制造流会多达三次,被多数成员投下不信任票却不选择鞠躬下台,视民主为儿戏,更以其主席身分干预董总内部行政并开除首席执行长孔婉莹,冻结董总户头,导致行政工作一度瘫痪,因而妨碍了统考,情况令人担忧。也因董总纷争越演越烈,未见平息而因此触怒社团注册局,让董面对着注册被吊销的危机。

(三)在道德行为上:叶新田刚愎自用,排除异己。在董总风波期间口出狂言,大骂改革派 “内奸”、“走狗”、“特务”以及 “卖华分子” 等。不断地抹黑和人身攻攻击,激化矛盾之余,还大喊“狼来了” 企图混淆视听,转移视线;将其所有的罪名都转嫁他人。甚至还大言不惭,屡屡挑战改革派就其 “罪状”出示具体“证据”。

另外,被改革派撤换主席身分后还宣称说:“我还(才)是主席” ,真是不知其所为,走火入魔了!也难怪会被冠以 “华教暴徒” 的称号!

处事作风强势霸道

(四)在道义上:董总叶新田的领导下,不到10年就和许多原本关系密切的华教团体组织闹分歧,包括教总、全国校长职工会、隆雪华堂、校友联总、林连玉基金等。这是史无前例的,和他个人强势霸道的处事作风息息相关。

在华教堡垒命运危在旦夕之际,老左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得不站出来表达各自的看法和心声,叶新田运用手段,将董总的内部矛盾激化,变成了敌我矛盾,把不支持他的老左统统视为背叛他,来个楚河汉界,试问这是什么歪道理?

叶新田违背了华社和老左们一路以来默默付出捍卫华教堡垒的立场和使 命,在道义上是他先背叛了华教组织及左派的共同意愿,他才是叛徒,才是罪魁祸首。

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叶新田在“道、法、理、情”上都无法信服于人,试问又何以继续领导董总呢?如此行为可说是作茧自缚,自食其果,怪不得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