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错乱的年代

自从开始观察了解社会结构后,笔者看待事物会较从分析表面现象,到内里深层结构去尝试理解事件的宏观情况,虽不一定得到全面答案,但至少能跳脱表面,深入挖掘。

吊诡的是,在近年资讯发达、抒发管道方便的时代,网络咖啡馆形成,在众声喧哗之时,马来西亚似乎进入一种价值错乱的年代。

例如,当有人提出一个事件现象的背后,其结构因素或许源自某些例子,寄望提出后可以反思或深入讨论。反对者没有指出论点中的错误之处,却以标签简化的方式,指责批判者,最终是挑起批判的人有错,因为破坏了和谐。接受东方或说亚洲文化的本地人,似乎无法接受批判,仿佛批评了人就撕破了脸。

以我在纽西兰的经历为例。我在韩国餐馆打工,离职时,根据纽西兰劳工法令,雇主应再另外支付我短期工作没有年假福利的“Holiday pay”。但是韩国老板以为到纽西兰短暂打工的背包客不知道这条法令,不愿意支付我这份额外薪水,我直接向他索取,他威胁我说,从来没有人胆敢向他要钱,若我执意要钱他会找律师告我。

不公不义事情不张扬

为了维护本身利益,我联络劳工部,纽西兰政府很快采取行动,寄警告信给餐馆老板,最终老板偿还我在法令下应得的工资。

令我惊讶的是,当我向背包客友人提及此事,亚洲和西方背包客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我接触的亚洲背包客多来自台湾、香港、韩国,他们认为不应把事情闹大,餐馆老板不给就算了,不要撕破脸,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西方背包客来自法国、比利时、澳洲、意大利、纽西兰,当我将此事告知他们,他们都非常愤怒,而且剥削劳工权益对他们来说是非争取不可的基本权利,岂可算了?他们给我很多意见,帮助我如何讨回,也密切关注我是否拿到工资。当我成功追讨工资,他们都很为我高兴。

这段经历让我有很大的文化冲击。一直以来,生长在亚洲文化薰陶下,一切都是在和谐安定表象之下,任何不公不义事情都不要张扬,抬底下解决或大事化小,让我以为争取自己权益是一件错误举动。

东西方价值观差异大

但是,我又经常觉得追求和维护公义是应有之举,究竟是否要勇敢抗争一直让我举棋不定,还怀疑自己价值观错误。这段经历让我发现,不是本身追求公义的思维有问题,而是东西方整个文化薰陶下,对价值观的不同认知。西方较注重人权权益,东方较注重面子大局,造成处事格局全然不同。

笔者曾以西方新闻价值观的观点,对本地媒体提出批判,最终被标签为自命清高者,也无疑与上述例子暗合。在缺乏新闻伦理训练、对公民社会认知、人权价值的尊重、理性辩论的风气下,只有毁损批评者本人的人格,是最快驳倒对方的论说方式。

被标签者不论提出任何论点,都被标记为“自命清高”、“喜欢踩人来抬高自己”,最终失去理性讨论的空间,社会思维也无法进步,一直停留在互相给别人面子,不要撕破脸皮的肤浅阶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