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衫军”幻想身价高涨

净选盟4.0大集会和平落幕,没有水炮、催泪弹、警察打人、示威者捣乱,大家应该感到庆幸。西方媒体一定感到非常失望:准备好了的诸如警方暴力、纳吉对政权没有信心等新闻稿,出不了街。

毫无例外的,对这次超过八成参与者不穿黄衣也是黄的现象,上上智人认为这与种族无关。这些上上智人怎么想,我慧根差,无法理解。

照我看,政治绝对关乎印象(perception),更何况数字摆在眼前,说此次集会完全无关种族。我左看右看、左思右想,就是看不出这次集会超越种族的“色盲”。好像一马发展公司与26亿献金是贪污,是印象作祟;“黄衫军”或黄衫支持者可根据一丁点的事实,当作是不可辩驳的“真相”,还为了这个“真相”走上街头。

表扬武装部队卫国

因为80%黄种人参加,也就意味着净选盟4.0大集会整体来看是黄种人的玩意。隔天的国庆日游行,武装部队的游行队伍经过,掌声最响亮。我们的华裔同胞几十年来一直说:我们缴了n%的税,却得到不公平的对待。但是我们不如换个方向思考:武装部队n%是友族,捍卫国家的责任在他们身上,好好表扬他们的日子都被破坏,应该吗?

“黄衫军”及黄衫粉丝还有一个在我看来是可笑的说法:为了下一代。有人还搬出“愚公移山”的故事意淫。“愚公移山”的故事:这一代做不了,还有子子孙孙延续下去。政治不是移山,为了下一代,你可以钻个隧道,可以绕山,何必硬要把山移开?你又怎么那么肯定其他人不要这座山呢?

“黄衫军”参加黄色大集会,还有让他们亢奋不已的原因:感觉一上街搞黄色运动,就是含有宗教意味的“净礼”。我是旁观者,轻易发现他们是选择性的“干净”,而不是他们自我期许的“洁癖”。那些支持净选盟的人民代议士,就是“肮脏”选举制度里选出来的,除非他们不愿与国阵的人民代议士“同流合污”,干干净净的做法是辞掉国会议员,他们有什么资格大谈干净选举?

还有,“黄衫军”显然的把“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当鬼话。他们上街卖“黄牛票”,要价高得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们是不是因为“五月五,换政府”失败,发烂渣幻想“干净”自抬身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