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麻河,我爱金山

150905D11_C2749-5

麻河之水慢慢流。(邱文强摄)

麻坡是我的故乡,我在麻河畔长大。我爱麻河,我爱金山。麻河、金山带给我不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美好的回忆。麻河和金山让我们不忘华人先辈在麻河畔、金山麓,披荆斩棘,流血流汗,为我国创造财富的事迹。

为拍摄〈抗日筹赈模范区—麻坡〉纪录片,我陪同摄制组登高俯瞰麻河、麻桥,远眺麻河北岸十多英里处的金山。这一河一山,见证了早年华人艰苦奋斗的事迹。

眼前的美景,让我想起童年往事,在麻河口的美好时光。退潮时,我与同学下海摸蛤蚌Lokan。我们背着父母,不顾可能会快速涨潮的风险,走到离岸好远好远的海里。我们坐在码头上,甚至走下码头底下基层,站或坐在水泥横梁上,耐心钩大头虾。大虾上钩时,我们手舞足蹈。我们在丹戎河旁,观看马来人从舢舨上跳下水,沿一枝插在水中的长木棍,潜下河底捞薄壳,薄壳炒金不换是潮州人的一道美食。我们常看到华人老妇为了生活,长时间泡在河水中,敲下一个个生长在石头上的蚝,蚝煎是麻坡一道著名的美食。

150905D11_C2746-5

麻坡甲必丹蔡大孙,是开埠初期麻坡建设发展功臣。

蔡大孙委麻坡首任甲必丹

在高楼上,俯视麻河旁的老巴刹,一面柔佛州州旗高高随风飘扬。这让我想起,130年前,柔佛老苏丹阿布峇卡来到麻坡,颁发委任状,任命蔡大孙为麻坡首任甲必丹。蔡大孙于1886年9月11日宣誓就任麻坡甲必丹,负责策划麻坡市区的建设。眼前的麻坡老巴刹,就是当年蔡大孙规划兴建的麻坡早年基础设施。蔡大孙还策划建造麻河旁的码头,方便交通运输。在他的规划下,形成今天麻坡的街道格局,数条平行的主要马路和数条平行的横街。

蔡大孙早年到麻坡巴冬发展,常与马来人为伍,精通马来话,为人豪迈,获得苏丹的赞赏,于1884年任命他为麻坡港主,委以开发麻坡的重任。蔡大孙也引进多位潮州人南来,成为麻河港主,开辟河两岸的肥沃土地。百年前,麻河两岸设立约20个“港”,20位华人获委任为港主,负责开发麻河两岸森林茂密的土地,种植甘蜜和胡椒,为柔佛州创造财富。

麻坡历史家拿督苏库(Dato Shukor)在其著作《麻坡简史》中记载,1890年,麻河沿河两岸一带都是华人在种植甘密和胡椒。从下游而上,长约85公里,直到武吉哈逢,到处都是华人在开伐山林,种植甘密胡椒。

150905D11_C2745-5

巍峨金山,屹立麻北东甲地区。早年山麓溪流河谷,华工淘金忙。(元伟勇摄)

著书记载华人淘金

遥望远处的金山,沿着时光隧道,追溯180年前,千名华人先辈,在金山山麓,冒着遭强盗杀害之风险,土酋征收苛捐杂税,在深山老林里寻找财富,以原始的采矿技术,挖掘金沙。英国官员(T. J. Newbold)于1832年,亲身到金山老林,遇到华人淘金矿工,与他们交谈。1839年他出书,为我们留下这段珍贵的华人先辈淘金史料。当时他从亚沙汉前往麻河畔的玉榭,遇到麻坡天猛公翁姑赛德(Engku Said)。天猛公翁姑赛德带两名华人从麻坡坐船到来,要到这一带山区找寻金矿。当地人告诉Newbold,不远处麻河左岸的Bukit Raya山丘,有人开采金矿和锡矿。

百多年时光消逝,悠悠长河,日夜川流,雄伟金山,巍峨屹立,一河一山,留下麻坡先辈足印,后辈华人追随先人足印,继续前进,追求美好生活。

郑昭贤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