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谈话”该进文章病院?

8月14日,战后70周年前夕,举世瞩目的《安倍谈话》终于亮相了!文长3000余字,洋洋洒洒,可说是日本史上重要文献之一,也是安倍的一大骄傲。然而,细读后却发现满目疮痍,有令人不忍卒“读”之感,真想劝它赶紧进入“文章病院”急救。

首先,安倍虽采用“承认侵略”、“深刻反省”、“殖民统治”、“真诚道歉”4种表述,但忘了加上主语——日本,强调是日本所为,而且没针对加害的军国主义展开攻击,发誓与它划清界线以示悔悟,结果对侵略战争网开一面。

也许,他不认为军国主义或对外军事扩张是不好的,他也曾说过“侵略”定义仍未定,对那毒草般之思想的态度有所保留。换言之,日本侵占我们,残暴军政草菅人命没有错,我们是活该的。对于“侵略战争”,《谈话》仅称“那场战争”,“侵略”两字消失了,无色无味,语焉不详,在谈话中稍纵即逝,不留痕迹。“慰安妇”一词难听,也被抹杀了。

战争罪孽遮遮掩掩

至于侵略战争的罪孽,更极尽遮遮掩掩的能事,没明确赔罪赔偿。日本人动辄说:“对不起/sumimasen”,甚至用来打招呼,丧失原意;而赔罪的最高境界,除用“谢罪”二字,也可来个“土下座/dogeza(跪地上)”小动作,提高嗓子说“对不起!”(其实安倍大可跪下以表示诚意,正如鸠山前首相在韩下跪道歉,或前西德总理布兰特在华沙原犹太人聚集区大屠杀纪念碑前下跪般),对方便会原谅,不加追究。但安倍仅停留于自我陶醉、宅男式的“深刻悔悟”罢了,眼中无受害者,他是讲给自己听的。

少用“日本”为主语,不提惨案的固有名词和具体事实,仅以第三者立场若无其事地回顾历史,为己辩护,好像残暴殖民统治与日无关,是其第二缺点。如:“一百多年前,以西方国家为主的各国广大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19世纪,以技术的绝对优势为背景,殖民地统治亦波及亚洲。毫无疑问,其带来的危机感变成日本实现近代化的动力。日本首次在亚洲实现立宪政治,守住了国家独立。日俄战争鼓舞了许多处在殖民统治下的亚洲与非洲的人们”。

只提受害不说侵略

第三,安倍还巧妙地把侵略战争造成300万日本人牺牲列为谈话重点之一,仅强调受害,但对于这侵略战争造成2千万亚洲人无谓牺牲的残酷事实,却只字不提,仿佛日本人性命才值钱,你们亚洲人死有余辜。

安倍只提原爆受害,忘了提2千万及华侨肃清惨案等,其智囊或秘书怎没提醒他?

安倍还说:“我们父母一代及祖父母一代中战后废墟和贫困深渊中维系了生命(中略),不仅是前辈们不懈努力的结果。也是曾经作为敌国激烈交火的美国、澳洲及欧洲各国及许多国家超越恩仇,提供善意和支援的结果”,中国不向日索偿,日本不赔钱给亚洲受害者,安倍连提也不想提,只提印菲两亲日国名字,难道受害者不包括马来西亚这小国,15万华人遭杀害,或200万越南人饿死的残酷受害事实不值一提?难道正如日本历史教科书故意不提的偏差般,其崇洋鄙亚之心,暴露无遗。

不让子孙继续道歉

更惊人的是,安倍说:“我们不能让与战争无关的子孙后代担负继续道歉的宿命。”

为了在下届参议院选举中捞取刚获选举权的18岁年轻人选票,他拿历史来做祭品,态度欠缺严肃,须知:原罪只可原谅,不可忘记,日本人不管男女老幼,都应记取惨痛的历史,不能抛诸脑后。

我们不是在吹毛求疵,与安倍过不去,而是他无心道歉,玩弄文字游戏,歪曲历史事实,致使其长篇大论失去光彩和分量而再次受质疑。安倍可谓“聪明反而被聪明误”,他召集大批右派学者替他献策,以右派利益优先,结果不言而喻,右了再右,糟上加糟,若他谦虚向中韩等受害国学者请教,就不会乌龙百出,贻笑大方了。

显然,应马上送进“文章病院”的《谈话》,是一份宝贵反面教材,值得我们三读。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