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的奇遇

我不缺商界朋友,但此人较特别。他,姑且称为商人甲,早年到海外求学,毕业后在华人电影公司当廉价劳工,过后一家土库赏识他,聘他为小经理,从此扶摇直上,成为该土库的方面大员,辖管远东业务,驻扎在台湾。

本文的重点,并不是行状。这位商人甲,告诉我两件事,都是他有生之年所难以忘怀的。而这两件事,都发生在他出差途中。商人甲原是雪州人氏,那年他从台湾到槟城开商务会议,住宿在一间五星级酒店。他是一名游泳爱好者,很想在酒店的漂亮游泳池里一显身手。无奈,两天的会议排得满满的,挤不出一点空位。于是,他斟酌着要在清晨时分,跳入泳池满足这方面的欲望。

然而,酒店规定,8 点之前,严禁入池,可欲望当前,他已不理会什么禁令。当时池边灯光犹亮,池水冰冷。商人甲稍作热身,便扑通一声跃入池中。开始时甚为惬意,但可能因为池水太冷,他感觉腿部有些不适。过不久竟越来越疼痛,至完全使不上力。他知道大事不好,想立刻上岸,却力不从心,且很快就往下沉。

家山有福

根据商人甲的说法,在挣扎一段时间后,他已完全失去求生意志,自忖必死无疑。很奇怪,当必死的念头出现后,他感到脑袋一片祥和,很多往事都快速地映现在脑幕上。但他命不该绝。有一鬼佬住客,刚好早起,在相对的露台上眺望大海,隐约看见底下泳池有物体载浮载沉,他怕是有人掉落池中,马上通报管理层,自己也快速到池边查看。商人甲总算是家山有福,捡回一条命。

第二个奇遇特别有意思,是出差罗马时发生的艳事;罗马总是比较浪漫的。我这朋友,除了爱游泳,早年也有裸睡的习惯。那天跟对手方开了一整天的商务会议,又应酬了一个晚上,快累死了,回到酒店,脱掉全身累赘的“马骝衣”,倒在床上便睡着了。到了半夜,被一阵尿急催醒,蒙蒙忪忪间,前去厕所方便。他开了厕所门后,随手啪哒一声,把门关上。门关上后,他才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妈!”当场惊醒过来。

原来,房门和厕所门,毗邻而立,只差几步吧了。商人甲睡眼惺忪,错把房门当厕门,门反锁了,自己赤身露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幸亏他身经百战,经验丰富,马上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大堂接待处,找接待员帮忙。他身在十几层,要下大堂只有搭电梯。但他此刻一丝不挂,更糟的是,因尿意过急,使得三角地带呈异常状态,久久未能平复,只好用双手掩护,慢步走向电梯。他又不敢站在电梯旁等,只能在暗处窥视,看哪部电梯是下去的。不久来了一部,他正想进去,却看到一个盛装的美女走出来,也不知是人是鬼。她用疑惑的眼光望着他,大概是在想这家伙一定是不称职,给未能满足的女伴一脚踢出大门。他连忙反过身去,仍然用双手掩着三角地带。

那妞性感吗?

好不容易到了大堂,向接待员说明原委,接待员笑说:“这些事情在我们国家稀松平常,不必难为情。”商人甲再三申辩不是那么回事,接待员笑笑地连声说:“我知道,我知道 。”便拿了一条毛巾给我的朋友遮羞,领他上楼开启房门。临走的时候,不忘侧过头来小声问一句:“Is she sexy?”(那妞性感吗?) 商人甲唯有苦笑。

诸位读者朋友,不要以为我在车大炮,这两件事都是我的朋友商人甲亲口说的,应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至于他有没有夸大其词,添油加酱,就非我所知了。

锺夏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