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剧贬之“危”与“机”

接着,通货膨胀将演变为通货紧缩,百业萧条,产品滞销,处处可见厂家举办清仓大平卖。产能过剩,出现新一轮裁员潮,失业率猛升。至此阶段,实体经济体中各个领域几乎都已受到冲击,并将波及整个社会。

失业率急升,破产者大增。占人口大多数的贫者将益贫,甚至沦为赤贫,为数更多。富者将益富,占人口的比重则益小。贫富两极化的鸿沟进一步扩大,有如2008年金融海啸后的美国社会,5%人口拥有85%的社会财富。大马政府实行长达四十多年的新经济政策,成果将化为一缕青烟飞向西天,甚至倒退至起步点背后的遥远地方。最严峻的社会问题是政府将如何处置三百多万名的非法外劳计时炸弹?

金融危机尚未爆发

不过,幸好在现阶段令吉贬值和股市猛泻还未演变为金融危机,没引起实体经济和社会的严酷冲击。政府的应对表现似乎定力十足,尚未出台任何“防患于未然”的措施,只敦促国人把资金调回国扶持令吉,但政府法定机构或官联公司或财长本身都没有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将海外资产变卖为现金汇回国。上不行,如何能下效?

然而,如果你走入民间与草根百姓交谈,你会发觉:自从今年四月施行消费税以来,百物皆涨价,唯独工资没增加。市面越来越淡静,经济活动全面减少,一名杂货店老板说,货品越来越贵。贵来贵卖,但顾客却越来越少买,生意越来越难做。今年开斎节,应节货品完全滞销,回教徒似乎已不在乎。

防患未然或有机遇

草根斗民则说,物价天天涨。尽量不买非必需品,能省则省,手上总要留一点钱,因为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已意识到经济风暴来袭时,现金就是皇帝。同时,他们也预感“山雨欲来风满楼”。

什么是“欲来的山雨”?那是政府腐败的丑闻,借挑拨宗教和种族课题来转移丑闻的政治。

执政党内大象与大象打架,非马来人的小灵鹿会否死在中间?政治不稳定原是令吉剧贬之因,他们却预感之为果,开始存钱为经济社会风暴来袭作防备。

18年前,令吉暴跌最终对政治的冲击是副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安华被首相敦马哈迪革职,然后琅珰入狱并被打成熊猫眼。

今次令吉剧贬31%会悪化而重演1998年经济社会危机和发生什么样的政治悲剧?贬值对贫者是危害,对富者则是机遇,难得的发财机遇。

草根民众尽量省钱作防备,以减少受害是正确的举措不当;将资金存放在新加坡银行的大马富人不但也是在作防备,而且在作部署,部署回头接收在经济社会危机发生后的残局——收购廉价的优质资产。

这是危机过后难得的机遇,有如风雨过后的彩虹。中国人说,暴雨过后,街上有大鱼可捞,请你也去准备一把小捞网吧!

(第三篇·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