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河纵贯全州
催生灿烂文明

150904D08_C1318-0

安顺和太平,都是叫人心里暖和的名字,听着就很想在这儿安家落户,诸事顺畅,太平过日子——而这两个地方,都坐落在霹雳州,两个霹雳河流经的地方。

这次,我们来到了安顺。

马来西亚作家冰谷如此写道:“霹雳河永远富有青春活力,她越过无数的山峦和原野,沿途灌溉了不少田畴和菜园,果园和椰林……告诉你,霹雳河的清晨是多雾的。当黎明踏着姗姗的莲步莅临时,浓雾已经弥漫着河面,仿佛是一个多情又害臊的姑娘,轻轻地飘舞在曙光里。在伊士干打桥下,在直落安顺码头,更是举目无极,皑皑一片雾海;迷离,缥缈,而又令人眷恋与遐思的雾海。”——《霹雳河的召唤》

霹雳河,马来半岛第二长河。

这条生命带纵贯全州,自北的泰国边境开始,往下南游至注入马六甲海峡。

“她”催生了沿路各族的灿烂文明,承载着多少代河岸人的不少回忆。

“她”的存在,也牵系安顺人的乡土情怀。

土壤松软开始倾斜

走在安顺市区时,显见一栋塔,高8层楼高的中式建筑——安顺斜塔。它就耸立在市中心,是这小镇的生活中心。这是当地慈善家梁景昌于1885年所建造的,原作蓄水之用,后因霹雳河水的泛滥,土壤长期浸水变得松软而开始倾斜,故不再用来蓄水。

1894年,斜塔装置了一座大钟,因而又被当地人称之为大钟楼。而今年的2月份,安顺终于盼来“斜塔列为国家文物遗产”的好消息。

跨过门槛,塔里四面通风的设计,让人感觉凉爽。墙上四周挂有旧照,那是不同年代的斜塔风貌,斜塔看起来变化不大,只是物事人非了。中间的围栏下有个废弃的蓄水处,似乎又充当另一种功用——许愿池。

新旧交替的市区街景。

新旧交替的市区街景。

市区街景新旧交替

步上狭小得只能一人上下的楼梯间,接着又走到斜塔的外廊边,映入眼帘的就是新旧交替的市区街景。

傍晚时分,斜塔停止开放。斜塔广场上聚集了夜市带来的人潮,那紫、红、青、蓝这4种彩色灯光轮流地映射在塔身上,场内还有一些人在兜售如荧光棒的玩具。

在安顺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福发茶室享用午餐,点了蛋、菜、鱼虾等多种菜色。茶室老板说他不用味精做菜,还颇为自豪地说道“不好吃就退钱”。最后,我们竟一勺接一勺地把清蒸鱼汁都喝完了。

没想到,在当下多处河流污染,河产减少的同时,还能在这儿享用从沿岸打捞上来的丰盛河产。

立在市中心的安顺斜塔。

立在市中心的安顺斜塔。

上海滩

来到法庭街,有4只硕大的罗氏大虾(udang galah,又称大头虾、蓝钳大河虾)公共艺术雕塑屹立在路口,这儿就是安顺居民俗称的“上海滩”。

晚间,这里灯火通明。沿路是一排马来熟食店,吸引很多友族同胞,或马来餐爱好者前来品尝美食及消遣。

走到尽头便是霹雳河口,一家不起眼的马来餐馆(Restoran D’tepian Sungai)近在眼前。其实,店家可是提供安顺招牌大河虾的餐馆呢!

据业者说,他们平时一次可捕获的虾产10、20公斤不等,华人农历新年期间产量最多,可装满一般商用贮水槽。虾只捕获上岸后,他们即刻放入加气的贮水槽中,一些居民会前来购买新鲜的活虾,一公斤的中虾售价约60、80令吉。

夕阳映现岁月静好

餐馆下午3点开始营业至午夜12点。饕客们可在这里吃到数种马来风味的海鲜料理,包括辣炒、咖喱仁当煮法,还有最受欢迎的烤河虾。此外,还有烤鱿鱼、虾面、泰国餐等香辣美食。

傍晚降至,夕阳洒落在河面上,映现安顺这土地的岁月静好,河边停泊着多艘空无一人的小船,渔夫们歇息了。此时,小贩扭开插座,架起炫目灯火,等候饕客们光临。下一刻的“上海滩”又是一番热闹。

地方车站

安顺地方车站设立超过50年历史,由不同巴士公司营运,主要服务下霹雳地区的居民,载客,也送货。令人怀旧的巴士造型,改由投币式操作外,其他没多大变化。

合顺巴士有限公司职员Salasiah说,巴士站之前坐落在斜塔旁,后来迁至现址。“5-6年前私家车多了,乘客逐渐减少,虽然如此,巴士路线经过医院、工厂、学校、购物中心和乡村,因此依然有乘客。”

自1978年工作至今,乘客百态尽收眼底,有醉酒的、欺诈车资的、互助的……Salasiah指出,无论如何,服务行业不可对顾客无礼。他们也确保司机在健康状态下驾驶,落下的物件将放在柜台等待认领。

平日搭客多是学生、主妇和园地工人;双休日时人潮较多,有信徒搭乘往返做礼拜,还可看到一家大小乘巴士到安顺来探亲、购物、休闲。

地方车站似乎也来到暮色光景,员工年龄介于25至60岁,以中老年居多。“我们不知道(地方巴士服务)未来会怎样,但希望继续有‘叮叮车’,造福乡野的居民。”

田园生活

很多人向往田园生活,梦寐以求拥有绿意清幽的居家环境或民俗,但在城市发展洪流中,这梦想并不容易实现。

大概5年前,一对夫妇逐步将它落实成形;两年前,芭尾新村迎来了别具一格的休闲好去处——田园悠闲站。

家具商甄柏铭黄慧贞夫妇热爱古早味、喜爱大自然生活,遂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种植、饲养、搭楼、建房,一步一脚印打造农村式休闲中心。

这里的设置风格朴实无华,老板强调环保概念、废物利用,从大自然取材,并爱惜土地。有电缆中心轴当桌子用、剩余木头做成的凳子、椅子。在一片棕色调物景中留心地看,可见老板精心摆设的古早器具,如踏板式缝纫机、油灯、大口瓮等。许多古旧装置物来自亲友捐赠,而打造工作多亲力亲为,义工朋友们也鼎力协助。

乱中有序多姿多彩

访客放眼望去无处不植物,各种花朵以野花为主。有的被安放在锈漆斑驳的脚踏车、手推车上,煞有韵味;有的用砖块石头、木板围筑种植,乱中有序,又是风景一道。眼光所到之处,都有就地捻来的装饰,多姿多彩!

休闲站后方,被开辟成具规模的菜园,种有芋头、茄子、玉蜀黍、长豆、苦瓜等蔬菜,每样肥美硕大,无须复杂地烹调也美味。这里有孩子们稀奇的田野景物——稻草人。一旁设有寮棚,饲养禽类。到处还可看到白香果、黄梨、竹子、胡姬、可可、红毛榴莲等果树,将休闲站围抱其中。

城市发展洪流中的田园生活。

城市发展洪流中的田园生活。

劳苦愁烦顿然消散

人们大部分时间曝露在各种噪音中,而这环境清幽,可清晰听见蛙鸣、虫叫、鸟啼声,刮起风来叶子的“沙沙”声响,提供访客“一个修心养神,松弛紧张情绪,放慢生活脚步的好去处。”一场雨后,阵阵泥土清香和绿色的气味、雨水晨露洗洁滋润后的花草树木,大地似乎焕然一新,充满生气;一切劳苦愁烦,顿然消散了。

这儿的厨房用炉灶烧菜,也是亮点之一。访客可体验传统做饭方式,品尝柴烧的乡土菜。自开放接待访客以来,反应热烈。

老板感悟表示,虽是花了几年打造,既辛劳又疲累,但看到访客们享受其中,夫妇俩欣慰所付出的汗水和心血皆值得。“希望大家都可以通过大自然的朴素,领悟简单就是幸福,知道珍惜辛苦得来的蔬菜,慢慢欣赏田野事物,感受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人也精神起来!”

明日:70年代,下霹雳开始大量种植油棕,因此有数间大型炼油厂。这里又以耕农为主,河产等天然资源充裕,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文/图:晨砚、伍文康、游惠凌、李可欣 (文桥传播中心文字部提供)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