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诗人吴岸

“拉让江畔诗人”吴岸,遽然走了!噩耗传来,同侪友好们闻之莫不深感沉痛、悲伤、惋惜与茫然。

诗人甫于7月间到中国广西会宁出席第16届诗歌研讨会,而后与女儿回马,到霹州诗人王涛的红土坎憩园桑林民宿游玩,并订于7月28日回返古晋。不料,诗人却于7月25日突然身感不适,于次日凌晨紧急送院诊治,不幸于8月9日傍晚6时30分,在霹州曼绒县中央医院病逝,享年78岁。其遗灵在吉隆坡富贵纪念馆举行“向诗人告别“的仪式,让生前友好、学生及弟子等致祭及告别。火化后其骨灰由家人于13日领回老家古晋,随后正式举殡,安奉于佛教新村,与其妻子骨灰一起。

诗人吴岸就这样遽然走了!谨祝愿他一路走好。

认同马来西亚砂拉越

蓦然回眸,诗人吴岸,他的一生是在时代的奔突中燃烧,是在历史跌宕起伏的征途上前进、前进、再前进。他用诗的歌声唱给理想,将爱献给祖国和人民;他脚踏在祖国的土地上,背负着人民的希望,访乡村、走城镇……他说“砂拉越是个美丽的盾,斜斜挂在赤道上……写吧,诗人,在这原始的盾上,添上新时代战斗的图案;写吧,诗人,在祖国的土地上,以生命写下最壮丽的诗篇。”

诗人吴岸,一路走来,他坚定地认同自己的祖国是马来西亚,家乡是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祖国和家乡,都有苦难的历史和艰难的现实,但他要为此同甘共苦,为祖国的独立和自由而奋斗。

因此,在那风雨激荡的年代,吴岸和许多各族青年一代一样,积极地投身于当年抗英反殖、争取祖国独立的民族民主解放运动的洪流中。而后,他和许多志士一样被逮捕了。他身陷囹圄,让青春的生命被禁锢在砂拉越的监狱里长达10年之久。在此期间,在那样的环境里,诗人“似乎没有机会写诗”,但我们仍能读到几首他的“狱中诗”,如〈墙〉、〈静夜〉和〈人行道〉所抒发出来的诗人的声音。

始终坚持现实主义

出狱后,他重又坚毅地走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他依然在追求年轻时的艺术理想,坚定不移地要以自己的生命,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写下最壮丽的诗篇。

吴岸开宗明义说,“我始终坚持现实主义,这是因为我觉得一切的艺术都来自于生活这个基本点。”此外,诗人也对有关现实主义的深化问题,阐述了他的看法。

他认为现实主义的深化不在于单纯手法上的多样化和应用更多现代表现手法而已。现实主义的深化,除了吸收更多的表现手法之外,还包括思想的深度、包括诗人对生活的思考、对社会的认识的深化,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现实主义的深化。

他一再强调,我们在坚持现实主义传统时,一方面吸收外国的各种表现形式和手法,另一方面也要在思想上有所提高,在政治、经济、哲学等各领域的知识广阔的采纳。只有从思想上和手法上两方面的深化,才能造成现实主义的深化。

诗人既背负着与祖国同在的使命,那么他已非一个“个体的人”,而是体现着人群乃至人类精神的“总体的人”。怀抱着这种理想,直面现实,关爱民众的文学追求,使诗人的诗路越来越宽广,诗质也一贯地更厚重。

冀望出版《吴岸全集》

吴岸也曾自己作了这样真切的剖白:“文学作品是一种艺术品,一种从自己的生活经验中诞生的艺术品,它包含着自己真实的感情、美的感受、人生哲学和一种希望人类生活得幸福的讯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经历了许多的困扰和寂寞的时光,牺牲了不少睡眠和休息,然而当完成了一篇作品时,内心便又充满一种欢乐和成就感。正是这种魅力吸引着我和文学一起存在。”

迄今,诗人已出版了至少10部诗集和3本诗论和文学论集,这是他留给马华文学和马华乃至世界华文文坛多么宝贵的文学遗产啊!然而,我们更期望一如诗人的女儿丘品之所透露的,“父亲一生写诗,喜爱文学,生前留下一个心愿,就是完成《吴岸全集》的早日出版。”这是一个多么美丽而深具历史意义的夙愿啊!

叶斌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