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林明

天亮了,白雾裹着晨光,绿叶泛光。

天亮了,白雾裹着晨光,绿叶泛光。

如果你是个自然爱好者,那么你会喜欢这个地方,喜欢这里大自然保留原貌的“真”。如果你是个自然无感者,那么你也会喜欢这个地方,喜欢大自然在规律中相呼应,变化后给你视觉上的“震”和时间上体现其珍贵性的“短”。

彩虹瀑布。

彩虹瀑布。

而后者,正是这个地方的最大卖点,彩虹瀑布。

科学原理能详细列明彩虹怎么出现,但是没告诉你怎么捕捉到彩虹的幸运。虽然这里的幸运几率比较高,但据当地人说万一天气不好刮大风,还是可能无功而返。彩虹显影的时间有限,也许刚想拿起相机,却只在镜头里看到大岩石和小沙子,大家拼命想留住那个瞬间。虽然网络上顺便搜索就会出现几百张角度色调与你相同百分之九十九的照片,但当下它出现时你的窃喜,它要消逝时你的不舍,抬头看瀑布,水从几百米高处冲击下来,低头看变成潺潺流水,清波涟漪,而你稍微挪动,就能同时置身在上半身被水冲下半身被水流的奇妙结合,短短几番滋味,也只有掌镜人自己知道。

山脚下山水路

瀑布总在高处,要抵达就得登高,还要越河。这些事,无疑是凌晨心智未开时最吃力的热身。坐在四驱轮车后座,视线随着凹凸的泥路上下晃动,看不清外面的景色也看不清同伴的五官,此时你得任凭呼啸的风和青涩的味,在一片模糊里放空。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司机右手一指,我们顺着看过去,啊,天亮了。

白雾裹着晨光,些许渗透,绿叶泛光,树木高耸入云,而此刻我们似乎就与云平行,看不到我们来时的路上熟悉的高楼栏杆红绿灯。

一段距离后我们行步来到河岸,导游已提前叫我们换上防水鞋,两岸之间只有一根粗麻绳让你倚靠渡河。水横向地急流,而你纵向地慢行,常常来不及度量到脚下可支撑的助力,就挨不住水的阻力,人与绳会构成畸形的三角形。对岸的同伴有的嘲笑有的打气,你也在一阵喧嚣中正式开启了这段旅程。

这里的饼家面家几乎都是自家店的生意,现做现卖。

这里的饼家面家几乎都是自家店的生意,现做现卖。

小镇的工商之间

到小镇免不了想买土产,而这里的饼家面家几乎都是自家店的生意,现做现卖,还可以亲眼目睹制作过程。厨房后方是工,门口前方是商,而这中间这片庭院便是他们生活的地方。每次经过,有种窥看别人隐私的尴尬,但又忍不住驻足,眼前每件事物以不属于我的年代却用力残喘着的姿势,压缩成这个空间的百年记忆,也让你无意想起某个炎热午后你对着嘎嘎作响的电风扇呐喊的闷。

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的羞怯,难道不也是人性另一面的纯朴。

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的羞怯,难道不也是人性另一面的纯朴。

你喜欢这个镇上的宁静,但你不想拥有这片宁静,因此偶尔假日来经过这片宁静,大城市底下喘一口气,便足矣。

何凯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