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民主跨进一步的集会

很多人在问,净选盟4集会成功与否?

集会目标,一:要纳吉下台;二:要国家体制改革。如此说来,不能算成功,但改革向来就不一蹴而就,不能以一时之成败论英雄,因此, 自然不是革命的“还看今朝”。

净选盟不是一个政党,而是一个社会运动,能从过去的吸引30万人到今天聚集50万人不眠不休、休戚与共,反映了其号召力、凝聚力,与日俱增的民意认知与共识。

警方宣布参与集会者1万至1万5000人,与净选盟宣布的数据相差太远了,但这不是重点;历时34小时的马来西亚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4集会,全程没有发生暴力冲突,才是最重要,也是大家所期望的——民意得以自由伸张。

总的来说是划上完美句点。

参与者刷新净选盟集会的纪录,如果是一项惊喜,恍然鼓舞着大家将来另一次或多次的社会运动。

评论说,净选盟4集会华裔多过巫裔,是美中不足,反映巫裔在巫统政治和马来人政权动荡不安当中的迷惘和不知所措,也带出华裔已走出5·13阴影。

只要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参与集会者,大部分皆是90后,甚至更年轻一代。对他们来说,5·13太遥远了,自然没有阴影;而更大的关键是,集会者不乏知识分子与专业人士。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警告,当局将在净选盟集会结束后“秋后算账”,出席者与主办单位都将在多项法令下受对付。但阻慑无效,除了律师公会早有声明坚作集会者后盾之外,大家对法律的不同诠释,有待厘清。

然而,马六甲著名红屋大钟楼举行的集会,却发生警察与约200名集会者对峙的局面,警方扣留了10名身穿黄衣的集会者,但过后都获得释放。算是唯一的遗憾。

总体来说,这次的净选盟集会是和平顺利进行。内政部副部长努嘉兹兰赞扬集会者真正地在和平的情况下请愿,没有制造事端。

不像上回的放射催泪弹,出现暴力对抗,也没使用传言中的电击枪,说明了不只是集会者,警方也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克制与民主意识。

净选盟则感谢警方配合,以及感激守在最后一道防线,不让任何人闯入独立广场制造冲突的志工团成员。

上一次的净选盟3.0大集会,就是因为有人企图闯入独立广场,才引发警民冲突,导致警方发射催泪弹及水炮驱散集会者。

净选盟4集会共有五大诉求:干净选举、廉洁政府、异议权利、议会民主与拯救经济。这场集会也要求纳吉辞职。

纳吉却再三批评这场集会,他先是指集会主办单位不爱国,接着指只有参与集会的2万人不支持政府,最后再斥集会者不成熟,并呼吁人民拒绝街头示威。

净选盟4大集会的最大成功在于人民的公民意识获得进一步提升,对于社会民主与公平、不公不义的事、贪腐政权更勇于表态。这不只牵涉单一种族,而是获得各族群、从专业人士至中产阶级的呼应。

马哈迪、林良实夫妇也都参与了集会,作为曾是政权的一分子,以及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宣布不会对付参与集会的马青党员,虽然后来表示一切遵循总秘书的指示,至少都是前所未有的民主创举。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社会运动与大集会历练后的马来西亚,正一步一脚印地朝向逐步摆脱粗暴、狭隘与单一族群的政治思维,创造出有别于台湾、泰国式的暴力示威的马来西亚式,非政党色彩的社会运动。

如果他国的街头示威是为了拉倒极权者,而推举本身的领袖,大马的社运则是毫无政治议程,如马哈迪说的:“亮相集会为救国!”

2020年先进目标的临界,惟“民有、民治、民享”乃真正的先进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