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循环”服务多个家庭
代理助女佣逃走

(吉隆坡2日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女佣代理不惜以“再循环”方式安排女佣,导致雇主损失惨重。

大马女佣雇主协会(Mama)恩姑阿末弗兹说,该协会接获300多宗投诉,指女佣代理采取“再循环”手法。

他解释,所谓的“再循环”指的是女佣今天在甲雇主的家工作,过后在代理安排下逃走,辗转到乙雇主家服务。

根据《每日新闻》报道,阿末弗兹表示,女佣代理的欺骗手法,导致雇主必须承担损失,一些女佣在逃跑时甚至偷走贵重物品。

去年1.2万女佣逃跑

他说,大马女佣代理协会(PAPA)的数据显示,去年共有1万2000名女佣逃跑,其中300名女佣被女佣中心“再循环”。

“雇主的投诉显示,大部分逃走及‘再循环’的女佣来自印尼,因为她们的薪酬相对便宜。”

阿末弗兹指出,该协会是整理多宗雇主投诉后,才发现涉及的女佣及代理为同一人。

“在首个雇主的住家,女佣以安娜为化名,到了第二雇主的家,则使用另一个化名。”

他说,虽然合法女佣比非法女佣逃走的机率更高,惟聘请非法女佣面对更大的损失风险。

他说,该协会无法协助被骗的雇主,若他们报案,反而会因为聘用非法女佣而抵触法令。

他劝告雇主向人力资源部查询,确保通过合法女佣代理中心聘请女佣。

聘女佣费用高
雇主寻非法管道

针对为何许多雇主还是坚持聘请非法女佣,阿末弗兹说,聘请女佣的费用太高,促使雇主以不正当的管道聘请女佣。

“聘请女佣的费用高昂,既然合法女佣的也逃走,雇主唯有聘请非法女佣。”

阿末弗兹建议政府采取行动,避免更多雇主成为受害者。

“政府应考虑推出兼职女佣政策,有关女佣以时间计算薪酬,不须寄居雇主家,此举将避免雇主因女佣逃走而面对惨重损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