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剧贬之“危”与“机”

当事物之发展出现危机时,那就是发展到了转折点或临界质变的时刻,对一方是危害,对另一方则是机遇。令吉兑美元的汇率从2014 年7月间的3·15对1的高峰不断往下滑,冲破18年前固定的3·80对1的水平后,于2015年8月13日跌落4对1的心理新低位,约12个月跌幅达27%。

新加坡银行界朋友透露,“春江水暖鸭先知”,许多先知先觉的大马商家早已纷纷将变卖多年经营成功的企业股权所得的数以亿计的资金托付给新加坡银行管理,如今单单他们的利息或分红所得,若兑换为令吉,就增添了约30%的外汇赚益。一两年前,大马的富人将资金移至新加坡银行作定期存款,雖然利率很低,但已给令吉保值;对他们来说,令吉剧贬是发财的难得机遇。

令吉已贬值31%

8月15日,随着中央银行宣布不会再采取资本管制或令吉与美元挂钩的措施,令吉应声暴跌了2·3%而至4·20对1的更低水平,创下单日最大的跌幅,同时也是17年来的新低位;至此,令吉已贬值了30%。央行宣布被解读为令吉对外汇率将任让自由浮动,有如自由墜体,给做空炒家服定心丸。

8月20日首相兼财长拿督纳吉敦促国人将海外资金调回国以协助扶持令吉;可是,第二日令吉再狂泻,一度跌破4·1950对1美元或1·64%,收市时收窄至4·1645对1美元。至此,令吉已贬值了逾31%。人们担心它会否很快就达至1998年4·88对1美元的目标?或贬值50%?财长的敦促是远水救近火。

令吉在短期内从慢跌到剧跌再到暴跌,已令股友们心寒。其实,吉隆坡股市综合指数也已于5月开始微幅下滑,进入6月则激烈波动;及至8月17月一开市就狂跌23·59点,退至1,573·23点,然后下挫至1,600点的心理水平之下;于21日再跌至1,574·67点的新低位。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在1997-98年金融危机期间,令吉从4月间的2.42对1美元狂跌至1998年1月7日的4.88对1美元,跌幅达50%,前后经历约9个月。当时亚洲第三大的吉隆坡股市综合指数则从1997年6月的1,077.3点滑跌至1998年1月的262.7点,或约76%而全面崩盘,2,250亿美元的股值灰飞煙灭;前后只经历约6个月。股市下跌的速度是高过令吉的,同时加速增大令吉贬值的力度,也意谓着令吉被抛售的款额越来越增大。

股市崩盤便是进场买入优货股只的最佳机遇。例如,当时马来亞银行股票跌破3令吉水平,我主编的某商业杂志曾分析报道,有读者上门来请教可否买入此股只。我劝告他能买入多少就买入多少,因为最大股东国民投资机构绝不会让它倒闭;不多久后,有一天他驾着一辆簇新的大豪车上门来请我去吃饭,说豪车是马来亚银行赠送的,吃饭也是由它“买单”。

从1997-98年金融危机可总结看出,股市剧跌是滞后于令吉暴跌约三四个月,它的临界点是在于令吉约达30%的跌幅。至此临界点,令吉汇市和股市就会暴发同步下跌,相互推动地急促向下滑的恶性漩涡;如果不能及时稳住,金融危机就会爆发,猛烈地冲击着实体经济丶社会及政治等各个领域,最终造成整体经济萎缩,从繁荣转为衰退,甚至萧条,而陷入负增长,广大的劳苦大众将陷入水深火热中。

(第一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