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都愿意听他的话
——隆雪中总资讯工艺组主任李有全

站在有全的旁邊,增添了幾分安全感。

站在有全的旁邊,增添了幾分安全感。

过去10年,我在演艺界正处于半退休状态,不过,随着小女儿年龄的增长,与她出差的时候,偶尔也会说说娱乐圈的事。尤其是关于作曲,她似乎对这方面特别有兴趣。人家庆幸老来获子,我这把年纪还能遇上知音,而且是自己最亲近的孩子,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福报。

沾沾自喜

记得有一次与她谈起我19岁时所谱的《偶然》,只花了10分钟就将旋律配上徐志摩的诗了。我告诉她,身为作曲人,如果能作一首令人耳熟能详,而一直有人翻唱的经典歌曲(张清芳、蔡琴、邰正宵和齐秦的专辑都先后收录此曲),可以说死而无憾。而上天对我特别眷顾,赐我灵感去创作不止一首值得回味的作品。当年《偶然》在台湾深受欢迎,大大提高了我这新人的知名度;在香港,《一点烛光》一直是大型筹款活动所指定歌曲;再说《One Summer Night》在韩国的成绩可真的是一个奇葩。我对小女儿说这番话时,除了万分感恩,还带着一份沾沾自喜。

以前总觉得自己人生经历不足,所以只负责写音乐,词是别人代劳。直到2002年写给谭咏麟的《只想孤单一个自己》是我第一次曲词包办,才发现一路以来竟忽略了写词人对歌曲的贡献。可以想像,《偶然》如果不是以徐志摩的诗为歌词,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共鸣吗?同样地,一幅书法作品,除了书家的表现,内容是欣赏者考虑的重要因素。一首动人的诗,一句鼓励性的嘉言,放置在家或办公室里,既优雅又有个人品味。

这是临摹现代草圣林散之的作品,以汉碑的笔法书苏轼《后赤壁赋》中的名句。

这是临摹现代草圣林散之的作品,以汉碑的笔法书苏轼《后赤壁赋》中的名句。

上星期是隆雪中总新任董事宣誓就职典礼,我和资讯工艺组主任李有全 (他也兼任青年组副主任)谈起他在《吾妻57》义展所选的作品,“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匕,水落石出”。我很好奇想要知道,当日他是先喜欢我所写的隶书,还是先拜倒大文豪苏东坡的文笔之下?他直言是先看到书体才研究内容。就如先听到《偶然》的旋律,才发现是徐志摩的诗吗?

详细分析

身为马来西亚 CFA Society 主席的有全(我们都叫他“你有钱”),每做任何事都会经过详细分析。大财团都等着他给予精准的意见,毕竟在我国拥有USA CFA Institute(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全球认可专业资格的人数不多(必须通过3次高难度的考试),是名副其实的“抢手货”。本以为他选艺术品(我的书法也算是吧!)会先查看内容、典故和出处,或是哪一朝代的大家的名句,然后计算“投资风险”,再“重拳出击”。谁知道理性的人也会有感性的时侯,还会加一句“一见钟情”来形容他与苏东坡的邂逅,真有意思。

未来的3年,我和有全(其实我觉得有“全”比有钱意思更好)将继续为隆雪中总服务,合作的机会更多。我们期待理性的金融分析与感性的文化艺术将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潘斯里陈秋霞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