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衡耍手段的政治

立志让政府“胜任和有同理心”的美国前总统卡特(1977-81)不被视为杰出的总统,寻求连任时败给里根。不过,他在总统任后的全球人道主义工作表现杰出,2002年获诺贝尔和平奖。

他最亲密的助理和知己汉密尔顿·乔丹曾开玩笑说,要说服卡特不采取某行动,最差劲的理由是说该行动会在政治上伤害他。

讽刺的就在这里:在政治最挂帅的环境里,回避沉迷于玩弄政治的政治家。

即使在接受癌症治理,他仍在主日学校教课,最近宣布席位上限是400。此前的星期日,有700学生出席,随后的拍照环节让他劳累。

他生于1924年10月1日。

错过的契机

我多么希望敦阿都拉巴达威2005年已完成建立所建议的警察投诉及不当行为独立委员会(IPCMC)。皇家委员会加强大马皇家警察营运管理的报告,把项目程序表达得如此好,许多人以为IPCMC必定会成立!

备受看好的前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莫哈末再丁是委员会主席。

阿都拉此前领导国阵获得国会219席中的198席,是前所未有的。

国家授权警方执行法律,其权力包括合理使用警力。其职务、责任和权力,自然让他们暴露于全范围的腐败行为和暴力机会。因此,精心构想的机制必须到位,确保正确维持警方的秩序。专业警察会诚心欢迎,内部“烂苹果”会被揭发和去除。

不过,它却被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取代了。有人知道EAIC的工作吗?甚至有人听过EAIC的名字吗?

1948年煽动法令应早已撤销。一马计划应早已按原本目标实施。

拿督斯里纳吉很明白煽动法在21世纪大马(或任何民主国家)已无立足之地。其设计完全是为了捍卫殖民统治,与利益攸关者的福祉无关。不过,2012年宣布意愿,2013年重申后,他退缩了。

纳吉成长的家庭,曾帮助大马诞生,并为让“所有大马人的国家”概念成功而组成国阵,他一定认为国家误入歧途了,才有一马的努力。

这是天赐的理念:推广坚韧和卓越文化、接受(不仅是容忍)多元化、追求教育、灌输忠心、谦虚、诚信和(对!)任人唯贤的价值观。

然后,种族极端主义者介入,一马变成一马诊所、一马布店(KKR1M)、一马折扣卡(KDR1M)、一马执照援助计划(BL1M)、一马餐单、一马食品安全认证(SK1M)等。

有处理到一马的崇高目标(即使是任何一个)吗?

当今政治舞台没有任何人有纳吉的家世和第一手经验。但愿他停止迎合他人,相信直觉去做应该做的事。

我们允许耍手段的政治(政府的主要活动)主宰国会辩论和媒体版位太久了。结果,无节制的玩弄政治站到舞台中央,游戏的名称变成“胜人一筹”,以良好施政为代价。

卡特更坚持政治的道德和伦理,他输了。或许他的时机不对。或许他推得太用力。不过,那并未停止他的工作。他只是换了平台。

若卡特活过100岁,世界会更多姿多彩。

包容、民主和动人

内政部长宣布,拒绝新希望行动(GHB)申请注册回教进步党。“回教”字眼遭禁。

数周以来,我们读到许多伊斯兰党支部领袖辞职支持GHB。一旦签字加入GHB注册机构,就自动遭伊党开除。

这群开明派无法接受巫统文化,认为重组伊党理念较可行。他们在第12和13届大选成功了。然后,3个月前,在党大会,除了一人以外全数被驱逐,彻底崩溃。超过18人组合迅速动员,很快成立GHB。

他们自豪地自称为回教主义者,拥有包容、民主和永远动人的理念。他们相信回教法,后者强调达成所有人的成功和正义。伊党在第13届大选后急转弯前,GHB实际上是过去两届大选伊党改革派的“面孔”。

临时秘书长祖基菲里阿末博士说,其施政是基于责任、信任、诚信、透明和胜任的原则。

特别吸引我眼球的是他们建议的党章没有像伊党一样的“长老理事会”(非票选宗教司,可否决票选中委的决定)。

GHB有潜能成为巫统的真正威胁。

附笔

吾四女Arya数日内将考UPSR(小六检定考试)。她母亲收到WhatsApp讯息说,不再用2B铅笔,换成2.6B了。

我想,GHB应该在成功建立理想社会后,才会把回教刑事法搬上议程。赞美上帝!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