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爱国方式

今年的国庆日,与往年有点不同。我们看到许多国民,自动自发的走上街头,高唱国歌。我们也看到官方和民间的矛盾,继续扩大。

这当儿,就连数据,也有很大的落差。

据非官方数字为30万民众集会的水泄不通,不管你是否有在现场或者只看媒体报道,皆惊讶于人数之多,何以当局对之视若无睹,还谓上街表示不满者,才区区两万人,单以垦殖民而论,已达十万人,何惧之有?

国家政策危矣

看来当局果然对数字不敏感,之前才对26亿令吉(如今令吉大贬,已快达29亿令吉)的捐献,举重若轻,若无其事,不了解这对民间造成多大的痛楚,后又因草民拂意而官威大怒,和民众越走越远!

本年度的国庆主题为“同心一意”,如此看来,官有同心,相扶相护;民存一(异)意,和官方壁垒分明,是相当讽刺的。

最令人吊诡的,莫过于一些官员掩耳盗铃,以致锁压民意。一些开倒车的怪象例如封锁意见相左的网站、查禁净选4和有黄色的相关产品,频频出街,遭世界引为笑柄。

当民主理念被窃夺,爱国情操被骑劫,一再希望愚民政策生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国家政策已经危矣。

我们对净选盟这次行动和平落幕,感到相当欣慰。虽然有心人一再挑起种族课题,但回想当初走上街头,是基于安华被捕引起的“烈火莫熄”,由巫裔主导,那时华裔被讥怕死而明哲保身。

反观今日,政府反讽华族出来示威扰乱政体,转变相当大。如果华裔真如所言,那么,今日之转变,代表了许多华裔真给生活压力以及政治贪污腐败搞到民不聊生的地步,已是忍无可忍,才会走上街头。

经委会任重道远

无论如何,今回大家呈现了珍贵的自律,和平请愿,希望下情上达,这难道不也是爱国的一种方式?

在股市和汇市,我们也担心同样问题产生。内阁一味自我催眠,自我膨胀,觉得世界唯我独尊,无我不行,漠视毛病丛生的经济,待得病入膏肓,岂不为时已晚?

我国上周宣布成立特别经济委员会,目的就为振奋经济。但是,臃肿的公务员和内阁体制,加上日益膨胀的首相署部门,要协调起来分外不容易。

希望该委员会能发挥作用,而不是拿着鸡毛的令箭,处处受到肘制,外强中干。

爱国呈现的方式不一样,可不能象加减法一样简单,强调当权才是爱国,抗权则是不爱国,那是大错特错。

生于斯长于斯的公民,不想看到国运断送在一小撮控制了国家权力的人民代议士手里,才会群起抗议。

换个角度而言,接手拯救经济这烫手山芋,特别经济委员们也晓得任重道远。

适逢国庆,他们一样本着爱国精神,展现各自的爱国方式,希望以各自所长为国家尽力,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