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国庆日

记得有那么一年,全国人民不分族群都狂热地领取免费的国旗粘纸或旗帜来粘在车上,甚至办公桌而成为一时潮流。可是到了第二年,热情不再,何故?仔细推测,如果是忠于爱国情操,便不会如此,相信是根基于人人怕输的心态,才跟着“潮流”走。

政府总是“提醒”商家在国庆前夕一定要张挂国旗,以示忠君爱国,否则罚款。我倒认为不如政府交出亮丽政绩,自然轻易获得全民爱戴,何须劳烦“提醒”?反之,好意的提醒,犹似“威迫”。

时局瞬变,首相闪电革除总检察长、借内阁改组打压异议、瘫痪公账会、委任新人掌管警察政治部等等动作,令人哗然!

当局把反贪会专才调职又戏剧化调回原职,并且先后封锁《砂拉越报告》网站和吊销The Edge媒体集团旗下的报刊准证,更令人迷惑!当一马发展公司案件越来越戏剧化时,26亿的“政治献金”引发更多的疑惑不解。

勇敢诉求不想成顺民

国民厌看剧情变化,最痛恨官员贪污腐败、体制败坏、民主不彰。最担忧的是宪法所赋予的三权分立原则会彻底动摇了,行政集权独裁当道,民主的康庄大道会遥不可及。

大马的国庆日从未曾成为国际焦点,今年例外。主要是净选盟选择在国庆的两天前举办“Bersih 4”大集会的讯号,竟然掩盖了官方的宣传,加上全球共有70多个国家遍地黄花盛开,同步响应,令人感到这次的国庆真的大不同!净选盟4.0集会提出具体诉求以体制改革为主,要求“干净选举、廉洁政府、异议权利、议会民主、挽救经济”的五个行动,并无不妥。唯公众不想再成为顺民,以实际行动参与和平集会和互相鼓励。

政府理应纳谏并深入探究集会所提出的诉求,而不是一味打压异议人士。可惜的是,政府怕失政权而惯例指称Bersih 4是“非法集会、动摇国本、叛逆行为”等等,更听不进集会方所提出的讯息,反而主动调派数千军警人员,尤其是镇暴队进驻首都防乱。

黄潮声浪当中,和平集会人群“占据”了官方国庆典礼主场周边;官方晚会“自动”撤离市中心,首次在体育馆主办,创下立国58年来的记录。

朝野应正视体制缺陷

Bersih 4集会犹如大型的嘉年华会,参与人数约数十万,余庆之后也该回归正常的生活。不过,黄潮过后留下的问题,一样耐人寻味!虽说集会一切都在和平中渡过,自动自律和守秩序。但是,唯独华族出席率过高,其他族群甚少参与,是个危险讯号。

前首相敦马哈迪执政22年向来严禁人民走上街头抗争,如今他夫妇两度出现在集会人潮中,真实用意是在为难现任首相,绝非支持集会。

不少人批评本次的净选盟集会是由行动党暗中操盘,这种论调其实是有意嫁祸,转移焦点,企图恶意混淆净选盟所提出的诉求;更歪理解读为华族有意夺权,转移视线迁怒于华族来达到巩固政权与既得利益。

政客振兴经济能力不足,然而喜欢找机会出位,华族在现有体制内向来权益不彰,在国阵圈内又长期被刁难,这次集会过后被诬称为分裂族群及秋后算帐是迟早的事。

主办超大型的集会自然有风险,但是如果不作为则风险更大。我深信民众穿着黄衣,冒着被捕被告的无奈,也要浩浩荡荡的在国庆前夕表达民意,用意是在逼使朝野政党上下都应正视体制的缺陷,而不是在大选时一决高下,逞一时意气之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