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节日

国庆我有份,却是遥远的记忆。

记忆中的国庆,举国同欢,很受期待。

每年此日,我会站在路边,观看游行队伍经过,看花车,看舞狮,还有广场上的千人操,叠罗汉。

七十年代,办了一两次马来人文化大会之后,决定走单元文化路线,把非本土文化的节目排除在国庆之外。

霎时间,国庆变得很陌生。

之后也有争取,一些华人节目获准列为国庆节目。我只记得其中一项,就是象棋比赛,至于能够上街的,已不记得有什么了。

如今,这个日子到来,如果记得,就扭开电视瞄一瞄,如果忘记了也就算了,反正节目也不精彩。

重要的是参与感,不是旁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