襁褓女童(3,续完)

带来的欢乐超越伤心

沃夫-贺许宏氏症患者,最长不过活了十多岁,双逝世时近9岁。双的身体器官随年龄而愈发衰残,一如当年出生便发现肾脏、肝脏及心脏皆有严重问题,注定她一生年日不如常人。

我想,弗论何人过世,失亲者的悲伤必然感染旁人。但是,阿文和其女儿,双,一生带着陌生疾病名称而活的孩子,并非以得到他人同情的泪水与无奈的哀叹为人生目的。阿文收起哽咽的喉音,以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也是告诉大家,他希望藉着双的一生,带给他人祝福。双在世的这几年里,阿文曾遇到许多人对双投以哀怜的眼神,语气中尽是慨叹阿文孩子可悲的身世。但在阿文一家眼中,双的出现带给他们的欢乐远超于忧心或伤心。阿文进一步说,双几乎没有带给他们伤心。当阿文夫妇获知刚出生的双异于常人时,他们并不怨天尤人,反之,他们给予眼前的孩子更多的爱护与关怀。对于已成事实者,他们有一致的想法,与其埋怨,倒不如思考究竟该有些什么应对措施。对于那常因着小病小苦而怨声载道者,阿文认为这或许是不该的。曾有位上了年纪的朋友向阿文谈起自己的孙子,拉长的脸幽怨的嘴,叙述着孙子如何因食物敏感而显得有多可怜。阿文随即以双的情况安慰对方,岂知对方闻言,却哀叹如双这般的孩子,倒盼她可以早逝。理由是早些过世,相处时间尚短,届时亲人便不致太悲伤。

这样的观念是错误的,倘使我们怀着此种心态照料病患,老想着他们不应活得长久,我们或可能不自觉地疏忽照顾患者。生命本非人所能掌控,父母更无资格剥夺孩子生存权利。阿文认为,作为长辈与父母,所当尽的责任便是努力照料好孩子,按着个别患者的情况调整相应的措施,以助患者获得更好的生活。

双虽为特殊儿童,阿文却从不以女儿为耻。孩子是上帝赐下的礼物,阿文更希望透过双的一生去荣耀与见证上帝,同时借着她的生命、生活,以及家人如何对待有病的孩子,鼓励其他的人。

阿文曾提及许多父母因着孩子有异常人,不愿带孩子外出抑或见医生。然而,在这些孩子中,有者或有药物可治疗,却因父母羞于携带孩子外出,错失施救良机。这等同于枉送孩子的健康,而父母本无这一权利。父母给予患病孩子的,应是保护孩子,尽量减少他们在生活里感到的不适,让他们可以过上自己的生活。阿文乐观与积极看待在许多人眼里显得偌大的苦难,这是我认同的。阿文建议那经常把自己看得太苦的人,到医院特殊部门,或老人杂病楼走一趟,我们便能看见,其实世上有太多比我们更为痛苦的人。因此,倘若我们还健康,又何必埋怨太多呢?

体育馆中央嬉闹玩乐的孩童已纷纷归队,等待着老师们指示他们进行下一场活动。一个个活泼的小生命蹦跳在早晨的天空底下,碎金似的阳光不吝啬地投晒在众孩童脸上,这当中有一名患有自闭症的儿童。我见着,心想,他还不是如其他小孩一般乐于玩耍?阿文已停止关于双的故事。双逝世至今不到一年,我想父母对于自己孩子的记忆是一生难以挥抹的,我原想借着对阿文的访谈,了解更多关于沃夫-贺许宏氏症的资料,却发现,从阿文口中的双,听见了更多关于生命的故事。就如眼前这位自闭症儿童在人群中自寻欢乐,双一生虽不言不语,不能行走不能跳跃,甚至也无法坐起和爬行,仅能够简单的翻身,但她却仍然能够从自己的小世界领略到至今许多人仍在寻找的幸福与欢乐。正如阿文所说,一个人的丰富不在于他的外部条件有多好,而在于那人所过的生活正是自己所喜悦的。

双,一生活着的快乐远多于不快乐,她易于满足,容易开心。我们又何须一味地认为她可怜?或许在我们当中,有好多人的生命素质远比不上这位襁褓女童。

(3,续完)

郑怡倩【散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