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钱一定能解决

刚刚纳吉才去玻璃市安抚巫统同志。会上他慷激昂慨地呐喊,说没有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从州到中央政府,都是如此。所以,一马发展公司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

是的,何只一马发展公司,眼前的令吉大贬、股市暴跌,同样是可以解决的。

人民担心一个马来西亚会变成希腊,暂时算是反应过敏——现在不会。十年十五年难说,不过,只要处理得当,困境可以摆脱。

股汇暴跌,最大问题在钱。若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不大,令人恐惧的,是其他问题。

说到钱,一个马来西亚,其实钱还多得是,随手一捉就一大把。

如今,一时短缺,但不会长久短缺。

应当开源也节流

缺钱时,最古老的对策——开源节流。

先说开源,不必多举,就说两大活源:

其一,刚刚开始征收的消费税(GST),6%就收入甚丰,年收可达300多亿。任何国家一开始征收消费税,势必有增无减,日后必定从几百亿到上千亿。不过,日后要增收消费税,应先废除所收不多的个人所得税。最大族群毋须缴交所得税,因此纳税人数实在太少。

一千多万人工作,只有一百多万人缴交。若是消费税增加,所收的肯定多过一百多万人所缴的。取消个人所得税,免得这百多万人负担太重。

其二,几年前各报头新闻,报道62位关税局官员一年少收1050亿令吉的税务。内陆税收局在首相领导之下,国家每年税收都在增加,2014年已收到1340亿令吉。

在这非常时期,一个马来西亚格外需要关税局的官员精忠报国,减少少收该收的,只要帮帮忙多收一点该收的,一年增加500亿,应该不会太难。

说到节流,暂时不必操之过急,天罗地网式地节流,倘若一下子节流节得滴水不漏,也会出现干旱效应。且先在两大处着手:

其一,每年总审计师都诟病的部门采购问题。政府的威信形象遭到极大破坏。既然采购贵上十倍已是常态。证明实际所需的采购成本,只有拨款的10%。

话说回头,不能一竿打翻全船,不能一下就下手太重,而立刻减少90%拨款,但减半很合理。只要采购减半,一年省回一百多亿令吉矣。

可以变成新加坡

其二,已经连续接近20年的赤字预算。每年预算案出炉,财政部都在设法减赤。但每到年中或年底,各部门又在追加预算。此后应全面禁止追加预算,因为每年追加——常常都是百多亿令吉。

其他也不必多说了,只要这么一开源,国家收入增加八百至千多亿令吉;只要这么节流,一年省下300亿。一加一减,国家多了千多亿。以后逐步再向其他方面下手,令吉对新元,ONE TO ONE ,不是问题。

股市冲上3000点,不是股民的梦,而是现实。

我们的问题不只是钱,是极端种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贪腐滥权……。倘若这箩箩问题能解决,我们不会沦为希腊,而是变成世界第一等的新加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