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观望东盟政情

东盟的忧患(3)

由于泰国仍未回复人民掌政,马来西亚政局动荡,缅甸两个月之后大选,在国际立场来看,东盟进入一个政治季节。除了新加坡在下星期五(9月11日)的大选不致有混乱或动乱,泰、马、缅的政治前景,走入一个去向未卜的异变期。

大马历来最危

以目前的形势来判断,泰国由军政再返回民政的过程中,仍可能发生冲突事件,欲回复平静仍很遥远。

马来西亚的政局在国际视线上,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尤其本来信心十足走向5年后的先进国大目标,已获得国际的信赖与期待,如今却陷入一场混乱,从政界到商界再到民间,似乎都失去信心,又受中国的不稳定干扰,内外形势所逼,令吉币值狂泻,物价上涨,公众对生活对前途不止不满,也没有信心,判断也可能受情绪及外在引导而趋向激烈。

缅甸则面对还政于民以来第二回的大选,对国际而言,缅甸这次大选,是一次是否可以走上正常政治轨道的考验。

中国进入政治、经济、社会的调整期,贪腐捉不尽,经济在内需与外销都慢了下来,股市与币值双倒,更多的外资为避免折损,大量甚至提前从中国撒退,转向东盟国家找寻生产与市场出路。

所以在去年,国际间有一个共识,东盟已成为国际投资者接下来最有兴趣及信心的投资第一选择。

外资对东盟的兴致,分三部分进行。

金融、管理及高科技最优先考虑的,是政治稳定、廉洁、高效率、人才充足又可靠的新加坡。

以劳力为生产手段的投资,则选择越南、印尼、缅甸和柬、寮这群人力资源可用期长、成本较低的国家。

知识型高附加价值的产品、服务业及市场开拓,当然重视正由劳力型转向知识型及消费市场的泰国和马来西亚。

政乱阻吓外资

不过,泰国的临时政府未能兑现大半年内还政于民的承诺,令外资感觉该国依然存在再次混乱的可能。

马来西亚却有点像泰国陷乱之前的模样,局势难望平静下来,又逢股市与币值下跌,内有忧又受外患压迫,要理智逐一解决当前危境十分不容易。马来西亚处于内伤消耗的折损,还未见可以平静疗伤的可能,这种状态,令欲行动的外资慢下了脚步。

缅甸即将大选,政界出现连场恶斗,反对党民主联盟的首脑昂山素枝日前放话,指选举若能公平举行,反对党一定赢得执政权。

这句话,很具恐吓性也是威胁,等于说反对党如果没胜出,选举就是不公平的,缅甸就会陷入混乱。

东盟内部不安,看来外资暂时会采取观望。

文:游枝(国际评论名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