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力量

不到20年时间,我们见证了很多的改变。其中一个,叫做和平集会。

当净选盟4集会在没有镇压,没有催泪弹,没有水炮车,没有暴打冲突,然后在警方与民众都自律有序的情况下,和平集会和平解散,我们相信这不仅谱写了马来西亚历史的新页,也让更多马来西亚人重燃了希望。

是的,这个希望就是“我们可以改变” 。

近20年前走过的烈火莫熄年代的人,不少人仍存有5·13的阴影,对走上街头仍有忌惮,毕竟那是藤棍与水炮车、拳脚与汽油弹的街头战场年代。

官媒扭曲集会目的

于是,当净选盟1上场时,不少人就下意识觉得,我们又回到了那街头战争的年代,因为认为政府与警方就会是这么反射动作,而出席的民众也仍有“捐躯赴国难”般的自我想像,总以为要经历冲突、催泪弹、水炮车,才叫集会。

即使政府出台了和平集会法令,但不少人对集会的刻板印象,恐怕改变的也不多。

是的,净选盟4集会上场前,经历了低潮与高压两个阶段。低潮源自一种无力感,认为无法改变什么,高压来自政府的极度不安全感,因此动作频频。而在低潮与高压之间,还有一个忐忑,就是怀疑长达34小时马拉松式的集会,能凝聚起多大人潮?能否掌握有序和平退场?

如今,净选盟4集会有了答案。

当然,首相纳吉能以“没有出席的是支持政府”的谈话来自我安慰,副首相阿末扎希能以“秋后算账”来遏止集会效应,官媒喉舌能继续少报集会人数及扭曲集会目的来混浠视听。

小改变成就大改变

但是,有一点是无可否认的,就是和平的力量,其实是最大的。

尽管这场遇上国庆日前夕的集会未必能获得所有人认同,依然称之为非法集会,认为是搞破坏。但是出席集会的民众不分种族与宗教,和平的集会和平的解散,同心一意地高唱国歌,用和平回应破坏,用和平回应质疑,用和平表达心声,用和平争取认同,用和平扩大效应。

这,就是和平的力量。

而这一切,或多或少来自多数人所做的微小改变。

前阵子读了篇文章《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文章里头所描述的情景,总有让人产生心有戚戚焉之感。

从威权走向民主,一路上有希望,但也带来更大的失望;在这个多元种族与宗教的社会里,和谐与团结极度珍贵,也很容易受操弄及影响,但总得做些什么,是比什么都不做还要好。

争取主动勿受摆布

就像文章的作者在文里提到所听到一句极震撼的话:改变世界不是靠少数人做了很多事,而是靠大多数人愿意去做一些微小的改变。

在这资讯发达,互联网无远弗届的时代里,是突破资讯垄断与封锁的时代,也应该是更快更易查证假消息及遏止谣言流传的时代,更应该是打破不同族群间的籓离与隔阂的时代,让自己掌握主动权而不是让政客操弄与摆布,或者等他们喂食或者被他们恐吓的时代,而这一切都可从自己的微小改变开始。

是的,20年的时间,我们见证了很多改变,其中一个正是公民崛起。政客可以有他们不同的议程,但公民只有一个议程,我们要我们的国家更好。

黄潮和平谢幕了,但和平的力量没有消退,或许我们曾失望,或许我们曾失落,但我们依然能改变,就从自己的微小改变开始。

马来西亚,生日快乐。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