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不提风险 女生隆鼻瘦面
中国学子整容迎开学

有的美容院还打出“3分钟成型”的宣传,吸引学生整容。

有的美容院还打出“3分钟成型”的宣传,吸引学生整容。

(深圳31日讯)就在中国迎来新学年之际,“微整形”在神州大行其道,割双眼皮、隆鼻、打针瘦脸等相当受欢迎。香港《苹果日报》记者日前到深圳直击,发现不少学生赶在开学前变正妹,业者趁机推出暑期优惠方案。

“暑期绽放:师生免费体验指定项目!”、“暑期特惠,助你完美蝶变!”、“20分钟助你才貌双全赢未来!”不断灌输年轻人美丽外表能助他们赢在起跑线,但只字不提风险!

据报道,网上输入关键字“暑假”、“整容”,深圳整容医院的广告令人目不暇给:双眼皮800元人民币(约527令吉),隆鼻约1万4500元(约9549令吉),抽脂约2.4万(约1.6万令吉)。

开学前一周,记者来到深圳最繁华的东门老街,整条步行街都是医学美容广告。某6层楼高的整容医院门口不断有人出入。

该整容医院当天举办“台湾微整节”促销,吸引近200人挤爆会场。台上《2015海峡两岸微整形高峰论坛》的专家侃侃而谈甚么是美,但台下女人们关心的是低至2折的“秒杀环节”几时开始,有的鼻子上还贴着胶布。

场外咨询摊位,护士装的医美顾问大力推销:“你确实要打下巴,改观是很大的。”

大四学生小静,早前因面试失败整容改变自己。

大四学生小静,早前因面试失败整容改变自己。

“打美容针不算整容”

18岁的阿媚(化名)之前割了双眼皮,这天乘促销买一送一的瘦脸针。她说:“除了打脸还可以打别的地方,例如手臂大腿。”

戴口罩走出医院的小红(化名),已不是第一次打针美容,她认为这不算整容:“玻尿酸反正人体也会有,不同医生打得好的部位不同。我是这个医院打这样,那个打那样。”

有深圳整容医院以暑假为主题吸引年轻女子整容,举办讲座经常座无虚席。

有深圳整容医院以暑假为主题吸引年轻女子整容,举办讲座经常座无虚席。

150901A11_C621-0

暑期优惠学生半价
大马人也光顾整形

深圳东门老街街头,不少穿着老土的阿姨、大妈们也是“美的掮客”,除推销纹眉、美甲,她们能随便拿出几张整形医院卡片,名衔写着市场推广。

见记者有兴趣,张大妈跟足几条街,执意带记者去医院,她说:“很多人做,还有香港来的小妹妹,十七八岁的。小妹妹多是打皮肤、鼻子、下巴。前天还有4个马来西亚客。”

记者被带到另一家位于商场楼上的规模较小的美容医院,医美顾问介绍该院暑期优惠学生有半价,生意不绝:“开学时就已拆线了。没什么不安全的!16岁以上就可以做了,不够16岁可带家长来。我们给学生打五折。”

医美顾问还说:“昨晚做到凌晨1点。年纪越小做越好,可以改变很多命运和机会,确实现在都是看外貌的社会。”

文博进行去掉脸上的痘痘疗程。

文博进行去掉脸上的痘痘疗程。

博士生称惟独样貌不行
学霸祛痘植发变“完美”

在广州中山大学博士毕业、28岁的文博,自称他的样貌是自己唯一的短处,近日决定到医院隆鼻、祛痘、牙齿贴片、植发,希望找回自信“内外兼修才更完美”。

《广州日报》报道,来自山东、身高1.83米的文博,本科读医,医学院毕业后转攻生命科学,现于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可是他却对自己的“颜值”不满意,因外貌缺乏自信而内向少言。

近日他到医院整容,自称从初中已希望整容的文博说:“读书对我而言根本没难度,科研技术我也非常有自信,颜值是我唯一的短板!”

文博称这次整容对他很重要,指他的女友“挺漂亮,不用整”,但也不介意她去修饰一下。

文博进行去掉脸上的痘痘疗程。

文博进行去掉脸上的痘痘疗程。

文博目前已完成隆鼻、祛痘、牙齿贴片疗程,他不但满意手术效果,且自觉多点自信、比以前开朗、健谈。他的导师更对他说:“听说你整容啦,挺好的,变好看了!”

他将在9月1日接受植发手术,并十分期待。

为应对艺术考试
艺校生多爱整容

开学前夕,不少学生为考艺术院联考,或单纯改变外观,有人更不惜“换脸”趁暑期整容迎接新学年。

《北京青年报》此前曾报道,有17、18岁的高中毕业生,为了选择理想的选修专业,应对演艺学院的术科考试而整容,甚至有诊所接待过15、16岁未成年学生的整容咨询,也有学生因追求高颜值而“变脸”。

中国甚至有美容院打出“3分钟成型”的虚假广告,吸引学生一试,而多地的整容医院挤满“变脸”学生,年纪最小的还只得15岁。

同时,数百个有关整容的手机应用程式(app)显示出整容市场的庞大。

不过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副院长王劲松提醒,考生“自然美”最重要,在“三试”的时候,学院将核查“纹身”和“整容”考生。掏了钱整容的考生最终可能是白“整”。

有学校为学生举办心理辅导班,缓和学生开学时紧张的情绪。

有学校为学生举办心理辅导班,缓和学生开学时紧张的情绪。

心理辅导班抗“开学恐惧症”

每年9月起,正是师生患上“开学焦虑症”的高峰期,尤以中小学学生为主,而小学升上初中的学童患症的比例最高。

为此,近日不少学校都分别为教师或学生进行心理辅导课程,其中武汉市第十九中学前日便替全校100多名老师上心理培训,而北京市第二十五中学则为高一新生开展入学第一节心理课,冀减低学生与教师的情绪问题。

非学生“专利”

香港《东方日报》报道,有网民指最近家里不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均为开学而焦虑,他的孩子在度过近两个月的闲散暑期生活后,出现对重新走进课堂的焦虑情况。

而他当教师的妻子也因为快要开学情绪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认为妻儿都有“开学恐惧症”。

有心理学家指出,有学生会因为暑假作业未完成等因素产生焦虑、恐惧的情绪,且“开学恐惧症”并非学生的“专利”,在家长、教师中也广泛存在,只是不被人们意识到罢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