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李光耀的大选

新加坡人民终于迎来第一次没有李光耀的大选,选委会已定在9月1日提名,9月11日投票,总共超过246万选民将投票选出89名国会议员(其中13个选区是选出单一的议员,16个集选区选出5至6名国会议员)。

由于新加坡大选来得快,而且时间也排得有些微妙,让人想起1963年那场轰轰烈烈的大选(对于人民行动党和社阵来说都是一场生死战)。

当年新加坡在李光耀带领下迫切需要与马来亚合并,并与东马的沙砂结盟组成马来西亚,其中最主要的理由是当时的李光耀认为新加坡缺乏独立条件,需要重返马来亚。

原本马来西亚的成立日是订在1963年8月31日,但因主客观因素及阻力,英国也就延后到9月16日才成立马来西亚联邦。

三成选民投空白票

为了造成不能改变的事实,李光耀于1962年9月1日先举行全民投票,以确定人民的立场是支持合并的。由于三项选择都是支持合并,只是方式不同,因此在无从选择下,社阵号召选民投下“空白票”以示抗议。

其内容如下:(A)新加坡公民自动成为联邦公民,新加坡保留教育与劳工的治理权;(B)以西马各州的方式合并(注:有一些人不能成为公民);(C)以东马方式合并(注:内容不明确)。投票结果有70%选民支持合并A计划,不到30%的选民投下“空白票”。

在时局有变下,李光耀出了一个绝招,他宣布1963年大选在9月12日提名(马来西亚未正式成立),而定在9月21日投票(马来西亚已成立第五天)。这种在马来西亚成立前提名而在马来西亚成立后投票基本上已让执政党先拔头筹,因为合并已成事实,选民自然支持行动党完成合并的协议和条件,并认为社阵的反马来西亚计划是未能改变现状的。

于是在51个国席中,行动党拿下37席,社阵拿下13席,另一席归统一党的王永元。这意味着社阵拿下25%的议席相等于投空白票的支持者。

反对党惧选票分散

当左翼统战于80年代不再火热朝天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在1976年结束),崛起的反对党已没有左的姿态,其中最著名的是惹耶勒南(1984年中选国会议员)领导的工人党(后因触法令被判破产,失去议员资格)另一位是民主党的詹时中。

不过在2011年的大选时,反对党突然从中崛起,也令人刮目相看,工人党在刘程强秘书长领导下,不仅守住单选区席位,而且第一次拿下阿裕尼区的集选区,一下子就有7名国会议员,加上两名委任的非选区议员,共有9名议员(刚好达到宪法规定最少9名反对党议员的数目);者次它将推出28名候选人。

另一股不可小视的势力是民主党,在徐顺全领导下,他可能与民主进步党合作,共推出18名候选人,还有另7个反对党也会参与角逐。从参选人数来看,虽然没有一个反对党有执政的准备,但对第三度领军大选的李显龙(2004年起担任总理)是一个更吃力的挑战。因为在不可能改朝换代下,选民增加对反对党的同情与支持是可以理解的,无形中给反对党制造有利的条件。同时李显龙要证明没有了李光耀(其父亲的扶佐)在背后支持,他依然表现出强势的领导;。因此他选择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日子来一个不算是“闪电”的闪电大选,尤其是当世界各国(包括亚洲国家)面临经济重挫,股汇市双跌的时刻,新加坡币值的一枝独秀和股市仍然波动不大,证诸了这个小岛国有强韧的生存和发展能量,这就“判定”行动党再次执政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至于反对党维持合作是十分必要的,毕竟它们有25%到30%的胜算,但前提是与执政党单挑独斗,如果分散选票就只得自我保重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