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志愿巡逻队解散1年
前成员:遗憾无法为民效力

150831N01_C1841-4

杨丽兰坦言,每每看到事故发生,她都很想穿上制服参与拯救。

那天,一群头顶红帽,手持红盾的镇暴队,以飞快且强硬的速度,将身穿制服的他们一个个捉上了车。

尽管这群身穿紫色制服的人员同样也是在维持秩序,但是,他们却被镇暴队在没有沟通、调查及尊重自然正义之下逮捕拘留,形成了“执法人员捉‘执法人员’”的画面。那是去年独立日发生的事了。157名槟州政府志愿巡逻队(PPS)连同数名议员最后被拘留。最后,PPS更在1966年社团法令第5条文第1节下被宣布为非法组织。

一年了,没有PPS的槟州有不一样吗?一名PPS成员就表示,每每看见意外发生,他们都想马上披上挂在家里的制服,然后立即前往拯救。但,他们不能……

杨丽兰:很想穿回制服

天德园槟州志愿巡逻队主席杨丽兰表示,不能再履行职务,住家附近的罪案也增加不少。

“警方可以说罪案率下降了,但是,少了PPS巡逻,大家还是少了安全感。”

过去协助指挥交通

另外,她也表示,以往举办活动或发生意外时还有PPS协助指挥交通,如今则变得更阻塞,而本身也不能做什么。

有趣的是,她说,每每看见有意外发生,她及同伴们都有股冲动,想立即穿上制服,然后参与拯救工作。

“这种感觉你要我怎么说?(是无奈吗?)……(她苦笑)……”

150831N01_C1840-4

看着制服却不能穿,张云莉直言心情复杂。

张云莉:确定自己做得对

身为当年其中一个被扣留的成员, 张云莉毫无悔意,反而对一年来无法投身服务才令她遗憾。

她说,当时的逮捕只令她更加不满,同时更加确定自己做的是对的事情。

能提高民众社区参与

她说,如今看到许多的事故发生,但是却不能参与其中,令她很不是滋味,直言有心无力。

“以前我们是一呼百应,有烧摩托车、车祸或塞车,我们都能马上出现,也很快给予协助,但现在却不能了。”

张云莉是PPS中数一数二的英雌,在队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她认为,其实人民参与PPS将大大提高民众对社区环境的参与,少了这一节,无疑是很可惜的。

高效率服务令人怀念

槟州志愿巡逻队(PPS)被捕及解散将近一年,消息灵通及迅速维持现场的表现仍然让槟州人怀念。

自去年8月31日参加槟州级国庆庆典游行被捕,以及过后被内政部指为非法组织而解散后的槟州志愿巡逻队,尽管被捕事件迄今将近届满一周年,不过,志愿巡逻队员过往出色的服务及巡逻表现,确实为槟州人民留下深刻印象。

尽管一些人认为过去近一年来少了志愿巡逻队员的值勤及追匪,不过,槟州罪案一样受到控制,没有差别。

本报抽样调查

不过,一些人则对志愿巡逻队员往往在发生突发意外,如树倒、车祸或者是追匪时,通过广大的 Whatsapp群组迅还散播消息大声赞好,一些更认为没有了志愿巡逻队的巡逻,槟州破门行窃、入屋行动及攫夺案层出不穷,希望槟州政府早日重振作为槟州治安重要资产的义务性组织,走在街头上也不必提心吊胆。

《南洋商报》记者针对槟州志愿巡逻队自去年国庆日游行被捕迄今将近1年后,是否对槟州的治安造成影响的回响,向民众做抽样调查时得出以上结论。

150831N01XX

特别报道:陈富全、黎添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