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

判处死刑,夺走重大罪犯的生命,基本上存在着四重意义,它们是惩戒、解除罪犯对于社会的重大威胁、教育大众及给予受害至亲心理补偿。

我们必须比较,“终身监禁给予可能出现的改过自新机会”对比“死刑的综合四重意义”,我们应该取谁舍谁。

在惩戒、教育及心理补偿层面,即使罪犯犯下再重大的罪行,终身监禁的判刑只是年份的差别,永远去不到更高层次。既然去不到更高层次,哪又要如何突显那些恐怖杀人事件,例如杀死6名孩童的严重程度呢?

而在解除重大威胁的层面,终身监禁如果是把人关起来一辈子,根据德国的研究显示,关20年罪犯都犹如没有情感的废人,行尸走肉,更何况关一辈子?这跟死刑的差别在哪里?

废死刑是国际大趋势

如果是关一个特定的年份,一来,罪犯对社会的重大威胁并没完全解除;二来,对方的世界里依然只能阻吓害怕失去自由的人而已。换言之,因为对方不必然出现的改过自新机会,我们必须典当更牢固社会安全网的构建,以及承担重大罪犯对社会的极致威胁。

这彷佛就是,在防守上开了一个缺口,在进攻上也放任对手,这显然是对社会秩序的双重打击。因此,我们必须思考,因为一个不必然出现的改过自新机会,就典当好不容易建立的社会秩序,是否值得。

放在国际趋势,废除死刑是大势所趋,国际间要嘛废除死刑,要嘛就提高实施死刑的门槛。夺走任何人的性命,明显等于永远剥夺人改过自新的机会。无论是好人或坏人,我们都应爱惜他人及自己的宝贵生命。

然而,对待“保护生命”的态度,究竟是应该小心呵护,绝不触碰,还是自爱地确保自己在做任何决定前再三思考,以不让法律剥夺我们的生命呢?

我们必须思考,究竟哪一条途径更能彰显生命的重中之重。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