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小动物大问题

从前在报刊的副刊发表文章,有人讥之为在报屁股放屁,说此话的人相信没有恶意,因为他们无论是贩夫走卒,或是文人墨客不会对胸有点墨的人如我那么无情。

没想到上周那篇《油棕园的松鼠》居然引起“回响”。住在八打灵再也的一些朋友以松鼠及老鼠为话题,和我讨论动物破坏油棕的问题。其中一位朋友的嗜好是打猎,从他口中我知道不少园林里的动物生态,也知道打猎子弹有那些种类及价格。这些资讯不容易得到。

养仓鹰可灭鼠

60年代,大马的油棕种植业已察觉鼠害的严重性,那时候的种植公司会自动自发研究如何克服问题。森那美种植公司从英国聘请了植物保护专家白吾木(Brian Wood)前来解决问题。他的得意门生就是我常提起的曾日辉。

白吾木做了很多油棕园老鼠的生态研究及控制方法,包括研发有效控制鼠害的腊块鼠饵。白吾木退休后一直在印尼及其他棕油生产国做顾问工作。

他现在是英国的科学博士(以实质科学份量为准而获得的稀有学位)。

我希望曾日辉能和我及白吾木称兄道弟考获科学博士(DoSc)。白吾木的老鼠文章已成经典,一连三期在《种植人》月刊重登。

回来谈谈控制鼠害。主要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在棕油园里养仓鹰(Barn Owl)以其吃老鼠的习性帮助减少老鼠数量。进入油棕园,如果看到竖立在油棕树间的盒子就是仓鹰的房子了。可惜这种有环保意义的生物控制鼠害方法,效果好坏不能保证。因此最实际的对付老鼠方法还是用腊块毒饵。

鼠饵也有假货

《种植人》月刊2015年第4期刊登了三家公司的鼠饵广告,其中一家是欧洲农药公司。接下来第5期也刊登了三家公司的鼠饵广告,其中二家是欧洲农药公司。由此可见,油棕园鼠害的严重性。

轻松的一面,一家欧洲公司的鼠饵叫Matikus,大马一家大农药公司的叫Arakus,后者的老板曾在欧洲公司服务多年。

除了上述登广告的公司外,还有一些广告沉默的公司也有鼠饵出售。我们认为市场上有伪鼠饵,杀鼠无效。伪鼠饵斤两不足,质量不好,没有经过测试是否有效或用剧毒以达到不正当的速杀效果。当种植人发现不对时,聪明的老鼠已经吃了几轮油棕果。

一般人会对“奸商”不齿,但我的善心朋友则袒护说,所谓伪鼠饵可能只适合用在稻田或房屋控制老鼠,不适合用在油棕园。有效的消灭油棕园的老鼠态度要认真。

朱乾海博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