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常态到全球股市重灾区
中国坚持结构改革

 

150830X06_C1340-0z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面对变革之风,有人砌围墙,有人转风车”

今年1月下旬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特别致辞时,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全球领导人分享了这则谚语。

中国属于“转风车”的行列,“尽管难度很大”,也要坚持进行结构性改革。

“新常态”意味着中国需要实现以消费为主导的更加适中的增长。

中国将打造现代化的金融体系,不再过度依赖债务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增长,因为这种模式造成了工业产能过剩和严重的信贷泡沫。

没金融风险不会硬着陆

改革看似可以顺利地展开。李克强说,“我在这里要向大家传递的信息是,中国不会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

大约七个月后,中国成为市值蒸发8兆美元(约33.4兆令吉)的全球股灾的重灾区。没有人能肯定,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是否真的是官方数据所显示的7%,还是只有6%——抑或实际上正在迈向硬着陆。

中国政府如今正在悄悄地推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以此支撑不断走软的经济。利率下调至纪录低位,政府鼓励银行放贷,新的基础设施开支正在铺开。

李克强1月展露出的信心,已经让位于政策的不断反复和围绕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改革承诺传递出的矛盾信息。

中国领导人应对经济减速、债务压力、股市崩盘和外汇政策突然转变的过程,应当能解除投资者、企业高管和决策者的困惑,让他们更好地了解这个10兆美元规模的重要经济体的发展轨迹。

s0602

中央不金援地方政府

经济方面的问题没多久就浮出了水面。今年4月,李克强在吉林长春与当地政府官员举行了座谈会。

现年60岁的李克强希望把握当地经济脉搏——这并不是一条鼓舞人心的消息。

由于国家主导的重工业和制造业,吉林被称作“老工业区”,是中国经济表现最差的地区之一,今年首季的增速为5.8%,低于全国7%的经济增速。与之相邻的黑龙江和辽宁的增速分别为4.8%和1.9%。

不过,如果当地政府指望中央政府会给予财政救助,那他们注定会失望。当一位官员表示东三省需要中央政府的帮助时,李克强瞬间就怒了。据一位要求匿名的与会人士说,李克强的回答是,如果什么都要靠中央,那还要你这样的地方官员做什么。

在这场气氛紧张的会议之余,李克强指出,他曾在辽宁工作过,认为自己也是半个“东北人”,当地的经济表现让他感到揪心。

摆脱举债促进债务

吉林等地遇到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实现再平衡的必由之路——摆脱对债务促进的投资和出口的依赖,转向由消费、服务和创新拉动经济增长。

政府官员知道中国经济需要帮助,希望借助降低利率和定向开支等措施就能实现这一目标,而不需要出台像2008年危机时那样的大规模刺激。

150830X06_C1704-0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

转型升级宏伟蓝图

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实施了多管齐下的战略,以促进中国庞大的金融体系实现转型升级,其中就包括通过限制地方政府对外借债来降低日益增长的债务负担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

人币朝向储备地位

作为身分象征的更大规模的计划也已展开。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正在努力让人民币获得国际货币基金(IMF)的储备货币地位。作为吸引外资和保持经济增长的宏伟计划的一部分,中国A股正在力争纳入MSCI明晟公司的基准指数。

到首季末,更深的裂隙开始显露出来。限制地方政府举债导致基础设施建设陷入瓶颈,威胁到了政府7%左右的增长目标。

随着地方省市资金面告急,中央政府退缩了,精心安排了2兆人民币的地方债置换计划(而且还有可能增加),以帮助地方政府将今年到期的现有高成本债务转换为利息较低的市政债券。经济增长成为比降杠杆更重要的事项。

150830X06_C1733-0

证监会主席肖钢

证监会无法消除疑虑

而在这一切背后,监管机构并未井井有条的予以应对。7月4日,21家中国证券公司高层齐聚在位于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的证监会会议室里。

证监会主席肖钢主持的这次会议,对缓解市场紧张情绪几乎没有起到帮助。

与会证券公司在会上签署协议,将在6月末之前以净资产的15%出资,合计不少于1,200亿元人民币(783亿令吉),投资蓝筹股上市交易基金(ETF)。

券商感觉承担政府责任

了解会议情况的人士接受采访时称,证券公司感觉自己在为政府制造的危机担责,而且对监管当局的应对能力抱有疑虑。

尤其是对肖钢对外沟通不足这一点,券商大佬们颇有微词。知情人士称,在那次长达90分钟的会议上,肖钢提出要求,并明确表示券商必须签署协议。

部分公司希望给予更多时间来研究解决方案,但未得到同意。因会议内容并未公开,知情人士要求隐去姓名。

公开信息表里不一

但对外发布的信息却展现出另一种情景。中国证券业协会在此次会后发布21家证券公司联合公告称,证券公司“对我国资本市场发展充满信心,一致表示,坚决维护股票市场稳定发展。”

与此同时,有关政策性银行获得注资以支援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些细节也开始浮出水面。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已向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注资480亿美元(2016亿令吉)。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得450亿美元。

就在决策者希望股市暴跌已过拐点的时候,进入下半年的中国经济增长步履蹒跚。

经济前景恐更糟糕

次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刚好达到政府7%的全年增长目标,但民间机构经济学家对这个数字的准确性抱有怀疑。

本月彭博调查的11位经济学家预估中值显示,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料为6.3%。股市飙升这项利好经济的因素已经不复存在,经济增长前景恐怕会更加糟糕。

债务炸弹股市崩溃

根据麦肯锡的数据,截至2014年年中,中国的政府、企业和家庭借债总额达到28兆美元(117.6兆令吉),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82%。

另外还有股市。

为了扩大企业融资渠道,中国政府鼓励散户投资者购买股票,无形中推动了股市融资余额急剧增长。

称牛市对经济很重要

作为一项重要的改革措施,中国于去年末启动了上海与香港股市交易互联互通机制,扩大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股市的渠道。

今年4月初,中国新华社发表了4篇文章,将强大的股市与强盛的经济联系在一起。《人民日报》海外版紧随其后,称牛市对于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到6月中,中国股市相比于上年同期已经上涨了150%,让在央行多次降息调准后仍无多大起色的中国经济焕发出光彩。

在此过程中,随着9,000万投资者涌入股市,股市融资余额飙升至创纪录的3,580亿美元(1.5兆令吉),每周新增投资者数量一度超过100万。对高杠杆感到担忧的监管机构,试图遏制融资余额的增长。

崩塌后才来大干预

于是一切都崩塌了。在6月见顶后,股市开始大跌,沪深两市市值蒸发逾5兆美元(21兆令吉),引发了政府的空前干预:限制大股东售股、要求国有企业回购股票、允许半数以上的上市公司停牌、向中证金提供4,830亿美元(3.54兆令吉)救市资金,警方甚至对卖空行为介入调查。

s0601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