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亚洲不重现1997金融风暴
仅大马恐无力还短期债

马来西亚外汇储备被指难以应付短期外国债务,导致令吉遭受打击。(档案照)

马来西亚外汇储备被指难以应付短期外国债务,导致令吉遭受打击。(档案照)

(吉隆坡30日讯)亚洲经济市场近期出现1997年亚洲经济风暴卷土重来的担忧,不过经济学家认为,现今的亚洲经济比18年前好,因此危机再现的可能性不大,不过马来西亚看似无法偿还短期债务。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日前人民币意外贬值、油价大跌、美国联储局计划加息,各种因素导致亚洲货币溃败,全球市场剧烈震荡,引发市场出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卷土重来的说法。

不过,目前市场上的看法一致,认为现今的亚洲经济在货币机制、经常项目(current account)、外债情况、外汇储备水平和政策空间等方面都比1997年来得好,因此危机再现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代表会锦绣一片。

瑞银外汇分析师陈得能指出,亚洲货币政策已更为灵活,加上多数亚洲国家具备较强劲的经常项目盈余和外汇储备,情况不至于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么严重。

他说,多数亚洲经济体已累积了相当充足的外汇储备,唯有马来西亚看似无法偿还短期债务。

“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难以应付短期外国债务。这是令吉遭受打击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除了马来西亚之外,我们在别处并没有看到如此广泛、严重的问题。”

 

150831A02_C1157-0

陈得能:多数亚洲国家具备较强劲的经常项目盈余和外汇储备。

蔡学敏:仅印度印尼出现赤字
新兴亚币被低估

美林美银经济师蔡学敏指出,目前的情况与亚洲金融危机有相似之处,但值得注意的是,两者之间也有很重要的区别,其一是新兴亚洲货币并没有显著地被高估,根据美林美银的长期估值,这些货币其实都被低估,与经济体的经常项目情况一致。

97年新兴市场货币被高估

目前亚洲只有两个国家出现经常项目赤字,即印度和印尼,而且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都低于3%;3%被认为是危机浮现的水平。然而在1997年却有7个国家出现经常项目赤字。

在1997年,许多新兴市场货币汇率与美元挂钩,稳定了通胀,为投资者和出口商提供了确定性,但也意味着新兴市场货币被高估,促使政府、银行和企业大举用美元借贷,因为美元借款比本国货币借款低廉。

蔡学敏说,当时的情况之所以恶化,一部分原因是政府通过调高利率来维护被高估的货币汇率,市场也指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采取紧缩政策,让出问题的银行倒闭,进一步加速了区域信贷的紧缩。

另外,亚洲国家当时的贸易逆差扩大,导致固定汇率政策难以持续,政府须动用规模有限的外汇储备来捍卫本国货币的汇率。但外汇储备不足以支撑中央银行购入本国货币,最终不得不让自己的货币贬值,第一个采用这个做法的是泰国,随后菲律宾、马来西亚、韩国、印尼也纷纷效仿。

货币大幅贬值导致以美元计价债务的负担加重。为了限制货币被抛售的压力,许多央行上调了利率,包括韩国和泰国在短期利率都上调了一倍左右,大大增加企业的负担。

中印韩泰年杪前可降息

蔡学敏预料,中国、印度、韩国和泰国仍然能在年底前降息,至于亚洲的金融机构和央行更有能力应付接下来的挑战。

对于接下来的展望,中国与区域的经济增长以及美国加息的步伐将是主要看点。

蔡学敏指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个问号。

“尽管2011年11月以来中国央行屡次降息降准,中国8月财新制造业PMI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的需求跌至六年半来最疲软的水平。

“市场可能认为,中国央行的动作来得太慢,致使更多资金外流,人民币受压。这意味着,中国须要加快步伐,通过降低准备金要求率和利率来恢复市场信心。 ”

摩根史丹利:亚洲经济影响大
美或放慢收紧步伐

摩根史丹利研究则指出,由于亚洲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关系日益紧密,并且占全球经济的比重显著上升,意味着亚洲的经济发展对美国的影响越来越大,也许会让美国放慢收紧的步伐。

与此同时,欧元区和日本仍在推行量化宽松的政策,向全球金融系统注入更多资金,亚洲新兴市场的再融资成本预计会保持在可控的水平。

摩根史丹利研究认为,虽然亚洲这次不会像1997年危机般情况急转直下,但并不意味着亚洲的宏观展望良好,因为通货紧缩的持续压力,以及亚洲决策者迟缓的应对行动,是最大的担忧。

“我们相信这个周期是让人痛苦的,接下来也是,但不会重现97年危机。”

星展:97年降幅逾50%
兑美元跌15%不严重

星展银行研究则指出,以1997年时的“四大危机国”,分别为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和韩国为例,其货币在1997年下跌幅度最多,兑美元贬值超过50%,但在过去一年,这四国货币兑美元滑落了15%,以美元兑欧元和日元在这段时间升值超过20%来看,滑落了15%不算多。

目前,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水平已有所提高。星展银行证券策略师刘火军煌指出,和1997年相比,多数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水平高得多,能够应对潜在的危机,有十个亚洲经济体外汇储备所占国内生产总值水平都比1997年来得高。

他说,亚洲仍然拥有刺激经济的政策空间,因亚洲政府对外汇借贷的依赖缩小,并已建立起流通的国内债券市场,同时也有足够的空间进一步降息。

全球方面,刘火军煌认为,美国利率调高的势头,应该会比1994年至1995年时候来得缓慢,这次美国升息周期结束时的利率,应该也会比当时的6%来得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