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新希望?

一些大学生在净选盟举办4.0集会之前,率先宣布占领国会,进行“学生行动”(Langkah Siswa),仅有不到20名学生响应这项行动,人数少得可怜。

学生才守了一夜,就有17名学生被警方逮捕,扣留在增江警局。虽然有关组织号召群众到警局外声援,但从照片看到,声援人数也寥寥无几,我国大学生此次行动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完全引不起由学运带起的社会运动。

许多人会提到引人诟病的大专法令。此法令禁止大学生参与政治活动,大部分大学生被教育安分念书就好,毕业后找份安稳工作度过一生,最好不要理事。在如此教育氛围下,若我们期待90后是未来新希望,是否过于乐观?

禁锢学生自由独立思想

且不论国内多所国立大学的学风,就以笔者曾任职的新山某私立学院新闻系的学风来看,都可以体现我国高等教育如何以教师的权威和霸权,来重重禁锢学生的自由独立思想。

笔者曾在新闻系课堂提到净选盟集会、林肯废除黑奴历史、边佳兰抗争运动、太阳花学运、雨伞运动、八九六四学运等,深信作为新闻系学生,必须深刻了解社会议题,而且必须具备批判性独立思辨能力,来判断这些历史或当代社会运动,以及社运和媒体、新闻从业员之间的关系,教育学生作为媒体人的原则、理念和使命感。

原以为这是一般新闻系课堂会教导的课程内容,讵料,笔者却被学生向系主任投诉,指课程内容过于主观,拥有立场,扭曲了新闻必须中立客观的原则,要求上课内容必须摒弃立场,以非常“中立客观”的角度授课,最好不要举证现实例子,完全照足课本内容教书就好,因为讲师只是一名教书匠,不能拥有自身的思考立场,也不能灌输学生拥有自己主观想法。

可见,美国传统正宗新闻原则,在国内私立学院的保守氛围下,如何被极度扭曲,以国内局势来自我诠释新闻的中立客观原则,来服务当权者的反动立场。

言论自由危害社会秩序

系上的讲师即使拥有硕士博士学历,也频繁述说言论自由已被滥用,“谆谆善诱”切勿藉言论、新闻自由的名义发表看法,劝戒学生必须中立客观,不能拥有自身立场,才是合格的新闻系学生。

一名学生坚持拍摄边佳兰抗争短片,遭到老师以成绩惩罚,实行老师权威,压迫学生不能对社会议题拥有自身观点。

老师甚至利用系内迎新会,劝戒学生,言论自由是危害社会秩序的“可怕”概念,劝勉学生必须小心发表。当然,言论自由不能滥用,不能妖魔化、污名化、人格污衊、人身攻击,不能煽动,发表涉及伤害他人的言论,且必须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事实上滥用者更多是当权派)。

然而,学风如此禁锢学生思维,其实歪曲了启蒙时代以来言论自由的原意,新闻系老师们似乎不明白何谓言论自由、民主、公共论坛这类近代西方公民社会的定义。

牺牲学生批判思辨能力

老师甚至频繁提醒学生,不能偏离中立,否则会“出轨”,造成学生在课堂都不敢提出看法。每当笔者鼓励学生发表看法,他们战战兢兢说了之后,都会补多一句:“这样会不会不中立?”。仿佛,中立已变成最高指导原则,不能违背、逾越。

拥有硕士博士学历的教师是如此知识贫乏吗?抑或是升格大学的隐议程其实包含政治目的,背后的党性元素浓厚,因而牺牲培养学生独立批判的思辨能力。

从此例子能推及全国大专情况,在私立学院尚且如此,更何况由政府控制的国立大学。但是,看到身边一些90后朋友,自告奋勇参加保安队,利用自身急救知识,一早已准备到净选盟集会待命;还有21岁女生表明将参加集会,只为更好的明天,我看到一丝希望,但这恐怕还只是少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