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电影

上次说《太平轮》罪不致死,刻划浮生儿女情很有蕴籍——却即瞄到有人批评片子过分唯美,颇令人“不耻”,我心想“唯美”应是杨凡电影的专利,就连杨大导后期也开始营造闭塞时代的小人物情事了……虽然白色恐怖年代的将军夫人衣装奢华,内心却是落差大的“左倾”,略有些怪异。而我对林岭东之《谜城》不抱好评,一次遇小友,对方倒认为值得看第二回——我诧异不已,难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是地道的港九街道风情、异常写实的暴力“调度”?还是看似老套的道德主题蕴含了香港精神?没错,我确实也瞥见了类似的评论:片末法院雕像被射折了,象征公义被损,不能容纳法外之情……看来套上了任何“港情悲愤”,任何艺术皆可合理化。要说街巷风情,我宁选杜琪峰的《文雀》,再有欠缺,那一份悠游闲情,是动作密不透风的林岭东所不能做到的。

这一回中文片居然有《台北夜蒲团团转》——可真让我吓坏了,没有其他片种了吗?于是转而捧场《绅士密令·The Man From U.N.C.L.E.》,一头栽进欧陆怀旧的薰风里:是的,怀旧不限于文艺片,间谍动作类型亦可以怀旧番的,且是优雅的、“姿整”的、“仿古”的,拼凑各式五六十年代的时尚,十足是看一本怀旧大观的杂志,但难得也有故事剧情,人物塑造也细致,叙事也层次分明,更难的是幽默感,二男女其实是“嬲”,但发展得摇曳生娑,煞是好看。

杀险都是暗藏的

开始是美国西装男“寻美”,找出东德修车少女,挑情未及,逃生频频,引出苏联特务男,一番不打不相识,冤家始终要合作,俄国男与少女配成对,佯装订婚男女,半真半假之际,有些意乱情迷,俄国男甘愿某个程度受少女的“凌虐”……号称诡计多端又恋女色的西装男,与俄国男的复杂情愫也殊不简单,先是互相讽刺,揭对方底牌,戳对方的痛处;俄国男家庭沉痛的往事很多,动辄让他手握拳头,恨意难消,情报局上层总能适时的抓任其把柄威胁。西装男在海上快艇逃出,坐在货车上,抹脸整理,听音乐品酒,身后的俄国男险象环生……此幕经典得教人拍案,西装男到底仍不忘情义,还是救了对方。跟后面那幕密室求刑,互相辉映,可谓精彩。

少女也不是寻常人,亦有背景,两大帅男都给耍了,然而兜转迂回,三人脱不了关系,各自须要依存,他们一时身在《罗马假期·Roman Holiday》场景,时而上演金枝玉叶时装秀,大穿越在《珠光宝气·Breakfast At Tiffany’s》,男的如同老爷君子杂志的模特儿,风度翩翩,杀险都是暗藏的,演出节奏与歌曲配乐,天衣无缝,完全风格至上,这就是电影。

宋九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